首页 > 现代言情 > 从负开始当魔王【已坑】 lesliya > 19. 地下也能住人

19. 地下也能住人

小说:

从负开始当魔王【已坑】

作者:

lesliya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11-25

陆祺和塞瑟带着运粮小分队返回村子时,热闹几乎到达了顶点,哪怕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除了很小的孩子坚持不住被安排着去睡觉了之外,其余所有人都精神奕奕地围在道边,就等着迎接他们的魔王陛下。

“所有东西都安置好,安排人看守,等我明天醒过来再安排,记住,今天我们哪里都没去过,问就是不知道,这些东西醒了后就有了。”

陆祺又困又累,却还要撑着精神叮嘱村民们,她倒是不怕有人追查下来,这种回答但凡有脑子的都不会信,纯粹就是一块彼此心知肚明的遮羞布,就那么挂着挺好,别来揭破,不然大家面上谁都不会好看。

吩咐完村民们,陆祺打着哈欠去睡觉,饶是如此,她也没忘记睡前做拉伸,省得还得让小奥丁给自己找一副拐杖来。

就魔界这边的破树,做拐杖也是弯弯曲曲的,村里有老人会用这个辅助走路,但陆祺不看好那东西的结实程度,从怀疑会在某次用力时,扭曲的拐杖会从某个点“咯嘣”一下折掉。

算了算了,还是拉伸好,自己能走就不要借助外力了。

……

清晨,当忙碌了半个晚上的陆祺和村民们还在呼呼大睡的时候,黄昏镇里已经有人陆陆续续起来准备开始新的一天。

粮店的小伙计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拆掉遮光用的窗板和门板,让清晨的阳光照进店里,之后才去拿扫帚和拖布,准备打扫卫生。

这个时候,老板会先去后面仓库巡查一遍,然后才来门店里看散米,主要是为了检查昨天划下的记号有没有变动,防着有伙计从米缸里偷偷抓米回家。

“啊啊啊!!!!”

突然,老板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从库房那边传来,吓得小伙计一把扔了手里的扫帚,他来店里都快半年了,从没听过老板发出过这种可怕的声音。

——就算那次被老板娘拎着鞋底追着跑,也没见他喊得这么大声。

这声喊叫就跟是个点燃信号一样,还没等小伙计想好是过去看热闹,还是老老实实干活免得惹火烧身时,黄昏镇内接二连三响起同类型的尖叫,彻底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我的米!!怎么少了一大半!!”

“皮子,那么多的皮子,怎么说没就没了!!”

“药材、药材,谁动了我的药材库?”

“还好还好,绸缎大部分都在,可是棉布和亚麻布怎么少了那么多!!!”

“一定是他们干的,一定是!”

“我要去找镇长,求镇长给我做主!”

“抓小偷啊,快去看看小偷还在不在,带着那么沉的东西,他们肯定没走远!”

“我就说养几只狗吧,你偏不肯,这下好了,遭贼了!”

“早知道我上个月就不赶走那几个老家伙了,有他们巡夜也不至于弄成现在的样子……”

……

老板们有后悔的、有恼怒的、有咬牙切齿跺脚咒骂的、也有急匆匆跑去写信,准备将这件事汇报给自己背后主人的。

总之,托老板们淬不及防之下的大嗓门,他们失窃的事仅仅用了一个上午就传遍了黄昏镇,成为了镇上居民在相亲大会之前的最新谈资,每个人似乎都能说上几句,并因此衍生出了许多个古怪的传说。

有急昏了头的老板找到了镇长府,向吴克讨要说法,结果却被他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堵了回来。

“昨天魔王陛下带人来买东西,你们不是说没有货了吗?怎么现在不但有货,丢了后还想要说法……是想让陛下治你们隐瞒的罪过吗?”

吴克之前猜测过陆祺要采取行动,也跟自己的爷爷一起分析过会怎样,他们两人想的都是要么跟白毫交涉,要么写信给临近领地,让他们送一些物资过来。

结果这位魔王陛下的所作所为实在出人意料,竟然来了这么一招釜底抽薪,而且还让对方有苦难言,毕竟欺瞒魔王是重罪,如何处置全看对方的心情。

吴克这次有百分百的把握,如果这些人不识相非得把这事嚷嚷出来,想必那位别出心裁做出这种事的陛下,也一定会顺水推舟重重惩罚对方。

……或许对方就是在等有蠢货跳出来呢?这样一想,自己好像说了多余的话,吴克不禁摇头,果然不能离开上位者太久,自己远离魔王城才20余年,政治触觉就迟钝了这么多,果然平日里还是太松懈了。

吴克的话犹如冬天里的一盆冰水,将前来告状的皮货店老板浇了个透心凉,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瞬间将面临“男爵怒火”的担忧转变为面对“魔王怒火”的恐慌。

他怎么就忘了呢,丢失货物不光男爵会生气,会发怒,欺瞒魔王同样是重罪,就算魔王陛下宽恕(没能力)处罚他,可这事一旦被魔将门肃知道,那他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难逃一死。

魔界里谁都知道,魔将门肃效忠的是“魔王”这个称号所代表的尊严和法律,他或许不怎么在意魔王本身,但会对所有敢于触碰这条线的人给予严厉打击。

魔王可怕吗?或许。

某些时候,人们更恐惧的是严守这条线300余年的魔将门肃。

皮货店老板不敢再多说什么了,也不敢前往荒原村去找陆祺的麻烦,哪怕他知道自己现在带人赶过去,绝对能将货物带回来也一样。

如此一来,皮货店老板就得自己想办法解释这件事,毕竟这份产业的真实东家是男爵,他自己只是个卑微的代理人。

头疼啊头疼,难道要自己出钱补上这个窟窿?皮货店老板觉得牙开始疼了,嘴里不知不觉的还长了两个燎泡——早知如此,他当时就该直接卖东西给对方,到时候把数量均摊在每个月,只要自己不说,男爵根本不会知道。

皮货店老板越想越后悔,然而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最多就是找其它几家同样有势力的店铺去问问,看看大家凑一起能不能想个办法,先把眼前这一关熬过去再说。

……

那些老板们发愁的时候,陆祺正在带领大家挖坑,严格来讲,是在没有木头、石头等合适建筑材料的前提下,解决冬天的建房问题。

史莱姆胶这种东西,黄昏镇本身的储备量就不大,按照魔族们的习惯,哪怕是盖房子也喜欢在凛冬之后,也就是冬季过后到春耕之前的那段时间。

也只有那时候,店里才会大量进购一批史莱姆胶,提供给周边村落想要盖房的客人,而平常就只有少量存货预备着,毕竟这东西在没使用的时候保质期不长,谁也不想卖不掉砸在自己手里。

所以哪怕清空了店家的存货,陆祺买到的数量也最多够盖5间房子的,如果她要求这房子给自己住,村民们会觉得理所应当,并毫无怨言地帮她盖起来。

但若是陆祺说这房子分给村民中的5个家庭,那目前这种大家凝聚力空前一致的氛围,大概就会像被针戳到的气球一样,在“砰”的一声之后,四分五裂飞得四处都是。

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这句话放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按劳分配是以后的事,至少在大家都有住处之前,不行。

“地下也能住人,挖起来也容易,你们按我说的做,我教你们挖地窝子住。”

陆祺站在已经从临时转为常驻的台子上,给村民们讲“地窝子”该怎么挖,这种类似于洞穴的房子长期住肯定不好,然而却是她目前能想到的唯一办法。

其他的物资支援什么的,远水解不了近渴,还是先自力更生吧。

荒原村自身的土壤不算硬,村民们又都是魔族,力气本身就比人类要大一些,哪怕工具简陋,挖起来的速度依旧很快。

选好地方之后,先向下挖一段斜坡或者台阶,然后集中力量往下深挖1米3、4的样子,考虑到部分魔族身高超过2米,陆祺特意叮嘱他们再挖深一点,省得到时候站不起来。

确定了深度,接下来就是长和宽,这个可以根据自家人口来决定,但陆祺不建议弄得太大,否则必须在中间建立新的支点,避免发生塌陷。

陆祺拎着根弯弯曲曲的棍子,游走在村民身边,视察着他们的进度,间或指点几句,她以前跟卡莱尔挖过那种两个人合力3小时完成的简易地窝子,算是理论和实践两者都有。

“进度还挺快,两边墙壁可以挖几个洞放东西,粮食啊、兽皮啊什么的,还有平常用得上的日用品,总不能都摆在地上。”

站在塞瑟挖出来的地窝子半成品里,陆祺建议对方在墙壁附近开槽,顺带着在最里面用泥土堆个单人床出来,到时候铺上编好的草垫子和兽皮,晚上就能睡一个好觉。

至于屋顶,魔族们自己就有想法,荒原上到处都是草,有不少柔韧性非常强的,只要密密地编,就能织出一张极具柔韧性的网。

魔界的树无法当主梁,但用来支撑这种网还是绰绰有余的,魔族们用树枝做第一层支撑,然后盖上编好的网,网上再覆盖一层兽皮用来保暖,最后在最上面盖上泥土,一道略有弯曲的屋顶就做好了。

树枝、网和兽皮的边缘都被镶在四周的泥土中,为了测试稳定性,防止被雪压塌,陆祺在地窝子盖好之后,还专门上去用力跳了几下,结果就只有一层土掉下来,屋顶依旧非常结实。

“挺好,所有的地窝子都要这么测试一遍,现在塌了还来得及重修,等冬天到了才发现有问题,地都冻得硬邦邦的,想再挖可就麻烦多了。”

塞瑟算是最早完成的那批人之一,两天过后,村里还有2/3的人没完工,陆祺肩负着验收的责任,给每一个工程合格的村民发放过冬物资。

而当这些人匆匆布置了自己的房子后,不用陆祺动员,就都主动投身到帮其他人盖地窝子的劳动中。

接下来的几天里,整个村子弥漫着着积极向上的乐观气氛,与远方魔王宫里的沉寂肃杀的气氛截然不同。

“14天。”蓝雾捏着白毫派人送来的亲笔信,轻声开口,眼中竖瞳充斥着暴虐,“亲爱的女王陛下,臣明日就赶往荒原村,一定会将您‘平安’带回王宫里。臣发誓。”

与此同时,枫染的船队穿越了海上的浓雾,夜色下,亮着万家灯火的鲸鱼港徐徐出现在他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