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快穿】垫脚石的反扑之旅 业存 > 皇宫娇藏白月光10

皇宫娇藏白月光10

小说:

【快穿】垫脚石的反扑之旅

作者:

业存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12-06

好不容易冲刺回来,桃绿急得出了一身汗,不住喘着粗气,眼睛同时急匆匆寻找着唐翎亦的身影。

就看到她家老大好端端站在岸边,正以一个浑身湿透的水鬼形象指天骂地,咬牙切齿地指责着什么,漂亮的一张脸蛋儿都被气歪了。

早春的风不容小觑,乍暖还寒,呼啦啦吹过之后,唐翎亦青紫的面容便更苍白几许,打起哆嗦来。

“老大!”赶忙跑过去,桃绿一边脱下自己的外衫,将人裹住。

简直是太冷了,她的牙关不受控制地磕巴着,冰凉的手一把攥住桃绿,迫切问道:“揍、揍她了吗?”

覆在她身上快速摩擦,桃绿心疼地给唐翎亦搓着胳膊,想要帮她暖和起来。

闻言,她懊恼道:“没有……那女子手长脚长跑得忒快!奴婢好不容易看到二人身影,却只是闪过拐角的一片衣袍。”

“待我一个冲刺拐过弯去,却发现面前竟是一个死胡同,除了高高的墙之外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但是他们留下了这个。”

两手一翻,桃绿掏出一个钱袋来,里面满满当当装足了金元宝,“大约是留给老大赔罪的吧。”

“娘的,我落一回水就值这一点点儿钱?看不起谁啊!”大吼了一声,唐翎亦两眼喷火,“最好别让我再遇见那厮,否则我把钱砸她脸上啊。”

豪横一声吼,望京抖三抖。

唐翎亦这一声犹如野兽咆哮,把树上的鸟都震得咕嘎嘎乱飞出去,吓得桃绿赶紧往四周看,担心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动静。

毕竟唐翎亦现在浑身湿透、衣冠不整,若是被有心人看到告到御史台那里去,后果不堪设想!

好在此时河岸边没几个人,偶有结伴踏青的也只是聊着天儿路过,她们又站在柳树下,有茂密的柳枝做遮挡,所以并不引人注目。

“那外族人也真是奇怪,先前那么鲁莽地和老大干架,见你落水了反而落荒而逃,还留下这一袋金子端端摆在路中央,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如果是寻常人,既然开始不怕事儿地上了,后面看到对方落水便该洋洋得意站在边儿上看笑话,落井下石一番。

像唐翎亦这一号的,那个时候都该在桥上拍着手唱歌了!谁料那异族人却慌里慌张跑了,叫她一顿好找。

估计是见那河里水深又冰死人,怕摊上人命官司吧……唐翎亦这么想着。

面上却得意地一挑眉,昂首肯定道:“那当然是因为见识到了小爷我的厉害,不敢再战,这才趁着我掉河的时候落荒而逃了!”

说的在理,桃绿果然吹捧起来,“原来如此!那小贼定是被老大吓破了胆儿,怕再与你打下去丢了性命,所以才想着拿钱消灾。”

“不得不说,老大你那招饿虎扑食果然非同凡响,依桃绿来看,哪怕是大内高手来了,也躲不过你袭击呢!”

这吹嘘属实有点过头了,或者换种说法,完全是在说瞎话!若叫人听去保管笑掉大牙。

可这主仆二人偏偏一个敢说,一个敢信,一唱一和好不害臊,就听唐翎亦哈哈笑起来。

“好说好说,毕竟我习武十余年,功力可不是盖的!但其实我最得意的还是这一手出神入化的九阴白骨爪。”

将手蜷成鸡爪状,她对着空气一通乱抓,袖上的水滴溜溜直下,全顺着胳膊流回去,将唐翎亦冻得一激灵,嘴上却还在吹牛皮。

“利如锋刃,快似闪电,欻欻欻一下过去,那女人还没反应过来身上便已添了千百道伤口,道道深可见骨,往外喷血呢!”

“哇!”眼睛亮起来,桃绿崇拜道,“老大老大,什么时候能教教我这一招,我也想像你一样厉害。”

“嗯……这招式太难须得勤学苦练,还是看你表现吧。”背着手,唐翎亦作世外高人莫测样。

急不可耐表现自己似的,桃绿火速将锦盒跟青团拿出来,邀功道:“镯子,完好无损;青团,还温温热呢!”

“不错不错,表现非常好,果然是可造之才,回去我就把这一招唐氏绝学传授于你。”

宝贝地将锦盒揣到自己怀里,唐翎亦欢天喜地般接过青团,大口大口嗷呜吃起来,那叫一个狼吞虎咽、形象全无。

二人边走边唠,往停放马车的地方去了,吹嘘声一直传出好远好远,路上行人听了无不侧目,纷纷猜测这俩人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欸老大,你手上戴了个什么啊,我记得之前你没这个东西啊?”说着说着,桃绿突然看到那新多出来的扳指。

质感细腻的墨玉十分温润,一看就是极好的玉料,浓稠如墨的颜色黑得纯粹,衬得女子肌肤愈发白皙。

只是尺寸似乎有些大了,套在她手上要掉不掉的。

“啊,这个啊?”随意转了转手上的扳指,唐翎亦想也不想,张口就是一通胡诌。

“刚才我掉河的时候,在河底碰上一只口吐人言的大老龟,它说你老大我天生仙缘,生来就是要成仙的大人物。”

“所以硬要把这扳指送我,算作一点小心意,说白了就是贿赂我,希望到时候我得道成仙了能够多提携提携它嘞!”

……

因为落水后没有及时擦身子换衣裳,再加上她一路吹牛,嘴叭叭个不停喝了风。

唐翎亦一回到宫里就生了场大病,先是高热后是风寒,声势浩大竟一连折腾了十多日。

不病则已一病惊人,唐翎亦这病生得凶猛又古怪,问她又只说是穿得太少受了凉,可把宫内外的人都给吓坏了。

知道金琰最是宝贝他这个皇后,所以饶是有人听到些唐翎亦“闹市行凶”的风言风语,也不敢在皇上焦心的时候触霉头,只好纷纷闭紧了嘴巴。

于是那日的事就这么稀里糊涂过去了,唐翎亦病得昏昏沉沉,也没工夫作精着搞事儿,后宫好不容易安生了一些时日。

待到唐翎亦终于病好,能重新活蹦乱跳的时候,南楚使团也于约定时间悉数抵京,金琰将在国宴之上招待他们。

于是唐翎亦暗暗心道:这一次,我一定要收敛好自己的脾气,哪怕做小伏低也要把人给巴结上了!

为此,她特意提前了好几日找好衣裳,将各种首饰一一搭配一遍,还专门找人设计了新发型,就为了能以完美的姿态出现在谢望舒面前,给人留一个好印象。

——坦白来讲,初次见面就做出那样的事来,一般人还真没脸面再去人家面前晃。

奈何唐翎亦向来自诩非比寻常,脸皮足够厚且自信心爆棚,没有她不敢想的,更没有她不敢做的。

所以她毫无心理负担地做好决定,预计在国宴上闪亮登场,然后使出十八般武艺去刷谢望舒的好感度。

争取和他把酒言欢、无话不谈,当场跟人结拜为异姓兄弟,直接签订友好盟约,任务搞定,万事大吉!

带着这样的美好愿景,唐翎亦安然入睡,只等着明天宴会上达成目标,刷新她通关世界的最快纪录。

做着梦都在笑。

……

临行之前,金琰再三嘱咐他不让人省心的皇后,此次国宴非比寻常,告诫她千万要管好自己的嘴巴,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别在宴会上生什么乱子出来。

唐翎亦本人也十分乖巧地应了,反复保证她肯定规规矩矩的,劝了好久才把金琰给劝走,开始梳妆。

开宴之前,她准备预先几分钟到场,找个机会将扳指还给谢望舒,顺便说几句好话为自己解释一下,起码不能让人家全程瞪着眼看她。

——那样只会越看越生气,然后因为反复回想她那日所为,怒气值蹭蹭往上涨。

为了彰显北越对这次议和的重视,唐翎亦特地挑了一袭正红宫装,十足的高贵典雅。

发上着凤钗,额心描花钿,从配饰到妆容无一不精,硬生生将她明艳的一张脸,修饰出几分温柔沉静来。

“好一个国色天香的皇后娘娘!”

正经不过一秒,唐翎亦看着自己这样子实在没忍住,立马怪笑着冲镜子吹了一声口哨。

母仪天下的滤镜碎了一地。

刚好桃绿从门外进来,鬼鬼祟祟地凑到唐翎亦耳边,小声说道:“娘娘,都打听清楚了,谢少君此时人正在保和殿呢。”

保和殿就是待会儿设宴的地方,唐翎亦一听,心里不由地嘀咕道:谢望舒就饿这么狠,还没等开宴,就迫不及待坐位儿上等着吃饭啦?

如此看来,他二人倒是同好,待会儿有的聊了!

“来人,去将哥哥送给本宫的镯子拿来,我要好好戴上。”站起身来,唐翎亦准备出发。

自那日得了香膏之后,她是日日涂夜夜擦,全身都跟被腌入味儿了似的,泛着淡淡的香。

必能把他拿下!

吩咐桃绿等到点儿了再带着人过来,唐翎亦雄赳赳气昂昂,满怀壮志地去了。

一路行至保和殿,她专挑偏僻小路走,为的就是不让人发现,狗狗祟祟躲了又藏,好在是有惊无险,成功抵达。

却见宽敞豪华的大殿中空荡荡,连个太监宫女都没有,偌大的宫殿就只剩谢望舒一人,孤零零坐在席位上,半支着头像是睡着了。

实在是天助我也!哈哈哈哈哈……双手叉腰,唐翎亦无声仰天长啸,用以抒发自己胸中的喜悦之情。

根本没有想这是为什么。

蹦蹦跳跳往殿中去,她打了一肚子腹稿,预备先夸个八百字陈词滥调,说些好话恭维恭维他。

谁承想——

【发布即时任务:羞辱你面前的男人;任务完成即可解锁关键剧情:国宴风波;提醒,这枚剧情碎片关系到南北议和能否顺利进行,请任务者谨慎对待。】

啥???

已经蹦到谢望舒跟前儿了,听到脑袋里的机械音,唐翎亦一个急刹车停下。

这任务还让不让人活了,专门儿搞她的吧!!!

照着做吧,上回抢人家东西的旧账还没结,要是又添新仇,她还怎么和谢望舒称兄道弟,劝他好好议和?

不照着做吧,即时任务失败,她一样通不了关。

妈的完蛋!

唐翎亦不怎么聪明的脑袋瓜紧急转动起来,想要想出一个对策,不料智慧的齿轮锈在一处,根本动不了,可把她给愁坏了。

然而面前的谢望舒却有了动静。

想是听到她脚步声,闭眼假寐的人懒散地撩开眼皮,带着几分迷蒙和十足的不耐烦,抬眸去看她。

却在看清唐翎亦的瞬间,浮上更多的厌恶之色,他皱着眉说了句,“你穿红色,不好看。”

纠结中的唐翎亦:“???”

???你礼貌吗,我请问呢???

他娘的,这谁能忍?就算没这个任务,她天下第一美人唐翎亦也不能受这个气儿!

脾气上头,她迅速把之前反复安排自己的话全都丢到爪哇国里去,当即挑起一抹冷笑,抱臂居高临下看他,拿挑选商品似的目光将人上下打量一遍。

羞辱道:“你倒是长了一张好脸,若是穿了本宫这红裙子去,管保楚馆里的男人疯抢呢。”

盈盈清音好似空谷传响,落在这空旷大殿之中分外清晰,真是叫人听得一字一句都不落下。

于是刚至殿外的金琰和一众大臣,以及南楚使团们纷纷愣住,没有一个不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皇后刚刚,是说话了吧?

“翎翎!”金琰怒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