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穿书后反派撮合我跟男主成双 折竹饮酒 > 第 88 章

第 88 章

小说:

穿书后反派撮合我跟男主成双

作者:

折竹饮酒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11-25

房间里。

赵全趴在窗边,目光瞧着想要从外边,钻进来的林娴桑,他嘴角动了动,眉头皱起。

“我们真的要这样吗?看她那…一点都不想放弃的啊!还有……嘶,一个女孩子攀墙,呃呃……”

赵全不知道所错的看着他们,“你们没有什么很好的意见吗?比如?”

两道目光袭来,他的双唇微合了上去,“比如……找个人送她回去怎么样?”

韩潇目光瞧了他一眼,随即落在了电脑上,他一只手撑着侧边脸,“那好啊,你送她回去啊!”

“我?”赵全神色犹豫起,“我的话……”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还是算了,要不你们两个之间抽出一个人来吧……”

林霍祥视线瞥了韩潇一眼,他歪斜的身子坐正了起来,“对啊,还是叫人送她回林家吧,老是在这里转悠,而且……”

他视线看了一眼窗外,“她这样的做法是很危险的!我们又不能对她使用暴力。”

“嗯?什么?”赵全不敢置信的大声喊了起来,“对她使用暴力可……”

韩潇双手捂住了双耳,“好吧!别说了,”他扫了他们一眼,“我去,我去,可以吧!”

“这样真的是太好了,你赶紧把她送回去吧,我每一次起来看到她在外边就想起,我女朋友那次生气,把门锁起来,不让我进的情景,”赵全眼底泛起同情的看着窗外。

韩潇嘴角扯了扯,把电脑毫不犹豫的放在了他面前,“那你收一下尾吧!”

韩潇打开门之后,正巧看到无计可施,双手捂住脑袋的林娴桑,他问道:“还好吗?”

林娴桑神色诧异,“还行!我可以……”她想要走进去,但是被韩潇拦住了去路。

“虽然我不是很确实,你是不是跟我想象的那样,才会找倾泽,可是倾泽现在……”他眼眸瞧了一下窗边。

林娴桑立即明白,她斜看了一眼,“这里是不是不方便说啊,那……我们要不找别的地方好好聊一下?”

韩潇点了点头。

车上。

林娴桑还没有等韩潇开口,自己就先说了,“那新闻上的消息是假的,是吧?”

韩潇从后视镜,看到她眼神的确信,他神情有些不可思议,“你是从那个字眼里面看出来的?”

“不是!”林娴桑回答道,“我是最近发现的,你们要是想对苏倾泽做些什么,早就动手了,不是吗?”

“而且自从你们把我骗出来后,我仔细的想了想,”林娴桑侧脸挨着副驾驶的后面,“要是你们不合,赵全他们又怎么会开着游艇来!”

“他被人淹死是他的事,之前是我太过于紧张了,没有来得及思考。”

韩潇点了点头,“霍祥他们确实说你那天过于偏激了!把倾泽……噗……”他笑出声来。

“就像小鸡被护住一样。”

林娴桑神色淡定的看着他。

韩潇的嘴角也逐渐收了回来,“看来你应该不喜欢这话题,那好,现在你问完了,是不是应该轮到我了?”

韩潇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他转头看向了她,“所以,你为什么会回A市,唔……林家夫妇应该把之前的那些事情都告诉你了吧?”

林娴桑点了点头,“嗯,就在不久之前。”

“那你……”韩潇放在方向盘的指尖蠕动了一下,他双唇微张开,“你是因为倾泽救了你,你才回来的?”

“不是!”林娴桑很是肯定的回答,“我只是来告诉他……我……”她言语堵在了喉咙处,指腹不知所措的在深色的牛仔裤上搓着。

心里面纠结一番后,她的表情无比坚定,脸蛋赤红起来,“我喜欢他!”

韩潇眼底泛起喜悦感,他嘴角强忍着要把心里的秘密说出来,他把脸转了回去,整理好表情之后。

他脸上质疑的看着她,“我想倾泽应该没有做出什么让你觉得误会的事情吧,你这样……只是一个人单相思。”

“唔……为了一个人回到A市?有必要吗?”

林娴桑指尖捏着裤子,“或许对你来说,没有必要,但是对我来说,有必要,我已经错过了四年了,你能明白那种感受吗?”

“我……”林娴桑言语哽咽道。

韩潇摇了摇头,“也许不是,”他目光认真的跟她说:“你是因为知道倾泽救过你之后,你才会有这样的想法而已。”

“不是的!”林娴桑声音颤抖说道,“我们在小村庄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他,我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沉淀一下,确认一下。”

“面对这种事情,只是差个爆发点,而正巧就是他救我之后。”

韩潇还是有些不明白,“但……这也不至于你非要过来这里一趟啊?”

“很有必要!他在最需要人的时候,我连一句问候都没有,急匆匆的就离开了!”

“所有的人都在隐瞒着我!他们把什么有关于他的消息全部锁起来了,电话接通,但是没人回应我,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他是否平安。”

韩潇瞧着那双清澈眼睛不停流出泪水,拿过抽屉里面的纸巾,“那……那你说所有人都在瞒着你,那你最后是怎么知道的?”

“是我一个朋友的男朋友的舍友,就是他在跟我说A市风景的时候,我看见了他截下来的图。”

“这么大的事情我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你们还……你们还不让我看到他!太过分了!”

韩潇眉头微挑,其实他们也是听从倾泽的担忧而已。

林娴桑目光含水的祈求着他,“韩潇,你就让我看到他醒之后,好吗?我会走的。”

韩潇双唇张张合合,“好吧,你看完就离开啊!”在启动车子的时候,他又转了过来。

“还有一点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倾泽出事的事情的?”

林娴桑抽出一张纸巾,抹了抹自己的眼角,“就是……孙乐帮的忙,还有几位在M国认识的朋友们。”

孙乐?韩潇在里面念叨了一下,“那你为什么会跟我聊起这个?”

“因为那件事没有人比你更加的了解,我最后一眼的时候,看到的人是你,”林娴桑眼里欣慰的看着他。

韩潇嘴角扯了扯,最后发动车子赶了回去。

几人在看到林娴桑回来之后,脸色都变得诧异,特别是,正在处理东西,被他们尖叫声吸引的苏倾泽。

他垂眸一看,很快就离开了书房,把那碍事的皮套穿了上去,回到房间里面躺着。

可是穿上衣服怎么都不舒服,苏倾泽不耐烦的甩了甩自己的袖子,听到楼下的声音,更急了,把什么东西落在地上都不知道了。

赵全两人也是走了下去,他们还想说些什么呢,就被韩潇推到另一边的房间了。

没有了几人的阻碍,林娴桑很快就来到了苏倾泽房间里,她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深吸了一口气。

推开门,她眼底失落起,脚步轻飘的走了上前,脚底似乎踩到了什么,她停了下来。

她蹲下身子,捡起那块东西看了起来,就在抬头的那一瞬间,她看到床底下有血红色的东西,她慢慢探索了进去。

她拿起来,正要爬出去的时候。

哐当一声,窗边的风儿把门一下子关了起来。

她正想着糟糕时,床上的人似乎动了起来,门外边也传来脚步声。

进退两难,她还是觉得出去比较好。

扣扣扣……咔嚓的开门声。

韩潇探出脑袋来,“她走了吗?”

苏倾泽从床上走了下来,一脸像被抛弃的小怨妇,“不知道,只是听到门开了之后,就没有了。”

“该不会是你刚才睡得太难看了?还是……”赵全走了上前,“还是你的皮套……我觉得应该是你的皮套吓到她了,还是赶紧摘下来吧!”

苏倾泽直接把脸上的东西扔在了床上,“带这个东西都快要闷死了!”他耀黑的眸子阴冷的瞥到别的地方。

“怎么了?”林霍祥眼里含笑的看着他,“之前可是带了四年,你可是什么都没有抱怨啊,现在……是不是害怕你这幅样子被她看见,嫌弃啊?”

苏倾泽冷哼了一下,目光幽暗的落在韩潇的身上,“不是说,你把她送到机场的吗?”

韩潇双手微举,“我也想啊,但是她非说要看你一眼,才能放心离开了,我有什么办法,而且……她还哭了呢。”

苏倾泽微弯的身子笔直了起来,“怎么回事?”

“还怎么回事呢?”韩潇坐到旁边椅子,“她担心的你要死,你不但骗她,还在她认为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撵她走。”

“到时候你怎么向她解释?说,我这样做都是不想你担心?”

“那她呢?要是你今天在车里面,也许你应该告诉……”

“不!”苏倾泽摇了摇头,“我不想让她冒险知道吗?不管怎么说,要是到时候真的……她不愿意原谅我,我……只能承受。”

“那老家伙是老狐狸来的,要是我们不能把他绊倒,会牵连到她的,我已经把她推去安全的地方了,不想让她在踏进来!”

苏倾泽指腹揉着太阳穴,“这是我目前确保做好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