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商战 > 科技尽头 一桶布丁 > 169 大事掩盖错事的决策观(白银盟加更6/20)

169 大事掩盖错事的决策观(白银盟加更6/20)

小说:

科技尽头

作者:

一桶布丁

分类:

都市商战

更新时间:

2022-12-07

当第二天清晨的太阳,将华夏从睡梦中唤醒时,无数华夏网友突然便发现互联网上的风向变了。

以往大家只看到国外的科学家跟华夏的专家、明星们苦口婆心、不厌其烦的告诉华夏的民众们,要少吃肉,以免破坏环境。毕竟华夏人均多吃一斤肉,不但大气中的颗粒会变多,亚马逊热带雨林的森林也会减少。

这个世界贫瘠的资源,不支持一个拥有十四亿人口的国家每顿都能吃上肉。为此还有人专门定义过所谓文明。少吃肉,多吃素是一种文明的进步。更有营养学的专家通过科学分析,得出结论,华夏人平均每天摄入大概八十克的肉就足够保证营养了。

但似乎那些科学家跟明星,从来不会去讨论国外的民众应该吃多少肉的问题。

这次华夏的网民算是开眼了。一位位世界科技界赫赫有名的大佬们真的率先发声,号召国民们少吃肉了。一时间让许多年轻的华夏网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毕竟这个情况着实太过让人意外,甚至不少人开始怀疑是不是真有什么最新的研究证明吃肉对身体健康无益,甚至有所损害。毕竟这些人单个影响力大概也就那样,但是大家形成合力就不一样了,几乎代表了网友们的电脑跟手机在发出最强声音。

这可半点不夸张。

毕竟说话的人包括了做CPU的、做显卡的,做存储的,做晶圆的,搞代工的,以及大型软件公司、搜索引擎提供商等等,一时间是真的让许多喜欢吃肉的小伙伴们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番表态也让另一个群体开始兴奋起来。

“看吧,早就说过,吃素才是文明的象征。帕特·基尔辛格先生说得太好了,如果动物也有灵魂,谁愿意被活生生的吃掉?”

“作为一位多年以来坚持吃素的人,我感觉到了圆满。”

“谁说他们只让华夏人少吃肉的?站出来,走两圈?”

一时间,华夏网络也被这些视频的发言内容带得热度便高了起来,甚至一度压下了之前讨论许久的半导体之争。

当然也有细心的网友经过统计发现,这些突然在网络上发视频号召吃素的大佬们,竟然全是世界半导体联盟内公司的顶级人物,包括了那些集团的董事长、CEO、总裁,而且似乎还没有缺席。

这的确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发现。因为除了世界半导体联盟内这些高科技公司的掌舵者外,并没有其他科技公司的大佬跟着发声。比如知名的软件提供商微软,跟宇宙第一大公司苹果,还有波音、空客等等这些同属于高科技序列的公司。

恰好这个时候,三月论坛上曝出的燕北体大芯片研究中心取得重大突破,华夏科学家宁孑带领相关团队攻克了技术瓶颈,开发出了一款硅基底碳通管的全新三维芯片结构,很可能代表了全新芯片发展方向的技术,正式问世的新闻也开始在华夏网络上泛滥。

这波新闻绝对是属于出口转内销了。

因为在华夏互联网上流行的视频都是现在国外互联网上流行的英文字幕版。而且传到国内的时候,还经过了改进,摒弃了宁孑做报告时,文本中那些描述技术细节的内容,而是将整个视频剪辑成了数个几十秒的小段,这每个小段的内容几乎都是爆点。

“这是我两年前就有的想法,并打算在华清付诸实践,只是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只能暂时放弃了。”

“毫无疑问,我们的技术是世界领先的。因为硅原子的半径比碳原子更大,所以虽然这项技术刚起步,但也许能比原本的硅基芯片更快突破纳米的限制。”

“虽然在制造过程中,依然需要光的介入,但并不像传统的硅基芯片那样,需要光刻机这种复杂的设备介入到生产环节。所以未来这种三维芯片制造将不再需要升级光刻技术。众所周知,光刻技术在更小尺度下的升级,是件极为困难的事情,这也是我们弯道超车的条件。”

“我开发了专用的EDA软件——SB,这款软件是我在华清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设计,但后来因为需要在数学层面上证明自己,所以暂时放弃。实践证明我们的EDA软件已经可以设计出三维芯片,这同样是EDA软件历史的里程碑。”

……

是的,两边都是小视频,在华夏的互联网上交相辉映,然后开始引发热搜。

关于宁孑的热搜是他开发出了一款新的芯片,从结构到材料再到制造方式都是新的;另一边则是传统的半导体制造业大佬们,开始大谈特谈大家应该多吃菜少吃肉。

妥妥的魔幻现实主义。

对于无数普通人来说,除了说“卧槽”几乎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鉴于还没有太多消息传出来,大家似乎也只能且看且珍惜。

就在这个时候,好事者发现了华清官微、官网同时动了。

“刚刚从华夏芯片科学检验中心确定消息,恭喜@燕北体育大学芯片研发中心在宁孑的带领下,探索出了一条芯片自主研发的新路。虽然最新的硅基CNT三维芯片使用的是180nm制程工艺,但其在测试中表现出了不输于传统芯片60nm工艺的性能。这也意味着未来即便没有EUV光刻机,华夏也能生产出高性能的芯片。”

“我校参与检测新芯片的丁成功院士表示,其同等栅长的新芯片比硅基半导体功耗至少降低三倍以上,运行速度也提高了三倍。毫无疑问由宁孑领衔开发出的新芯片,既是他本人厚积薄发的结果,更是华夏科技的突破,更是全人类芯片发展历史重要的里程碑,每一位华夏科研人都会为之骄傲。”

“古人云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曾经的错过不代表没有不可交的未来。在今天这个大喜的日子里,华清芯片学院、华清微电子所、华清集成电路学院,愿为市鞍马,与燕北体大芯片研发中心一起为华夏半导体产业发展,共同续写新篇章。”

……

这次华清属实是太积极了,赶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早上六点便连发三条微博。

不止如此还在华清官网上挂出了虚拟的横幅,“热烈祝贺华夏燕北体大宁孑同学攻克世界芯片难题”。

这属实有些过分了,因为这个时候连体大的官网跟官微都还没来得及官宣这些消息。

无数网友从睡梦中醒来,刚吃了一圈瓜,想到华清的时候,点开华清的微博便看到了这喜气洋洋的连续三条置顶微博,一时间把许多乐子人网友们给整不会了。

不带这么玩的。这是把他们想说的话给说了,让他们无话可说?

显然这有些小看人了,但毫无疑问的是评论区现场画风还是缓解了不少。

“哎,早有这觉悟,华清已经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高校了!”

“科普一下,愿为市鞍马后面一句是从此替爷征,兄弟们快来围观大型认爷现场。”

“小编编辑这些微博的时候,心里有没有在滴血。”

“大家注意,燕北体大微博的小编正在给华清微博的小编打电话:喂,兄弟,赶紧先删了让我发,不然咱家KPI没了。”

“分数线比对面低了十八分后终于醒悟了。”

……

与此同时,一则由三月编纂的科学家励志小故事也借着热搜在网络上开始流行了。

一位少年励志要在华夏工科第一的大学干出一番大事业,结果壮志未酬身先死,被赶走了。痛定思痛,发现还是因为自己影响力太小了,发现搞技术救不了华夏,从此弃工从理,开始了对数学的研究,一举攻克两大数学难题,从此一朝成名天下知。

功成名就之后这位少年选择了一个新的起点,在华夏排名第一的体育大学重新捡回了曾经理想,只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便把曾经的理想变为了现实,研究出来的芯片虽然还没看到真容,但经过专业的评判,世界领先,就问这传奇人生还特么有谁?

甚至许多宁孑之前发表的言论都被网友们翻了出来。

“不追究,不原谅。”

“对不起,我有轻微社恐。”

“向左移动大概两米,不需要太精确。”

“我还开发了专用的EDA软件——SB。”

……

真的,不是网友不给力,不想找到更多的名言,主要还是能找到的宁孑公开发言太少了。虽然他这两年经常会成为网络热搜的常客,但可惜的是,宁孑从来不会在上热搜后发表什么评论。

想要找宁孑说的话,只能在极为有限的几个视频里。

哪怕第一句:“不追究,不原谅。”都还是从别人口中曝出来的。

“对不起,我有轻微社恐。”则是宁孑在数学家大会上的感言。

“向左移动大概两米,不需要太精确。”则是宁孑面向全球直播,指导知名的美国费米物理实验室完成引雷试验。

至于最后一句显然是昨天宁园会议上才发表的言论,专门挑出来还是因为宁孑设计的EDA软件取名极为个性——SB。虽然不知道是在嘲讽谁,但听着便感觉很有意思。

……

宁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睁开了双眼。

显然,他比平时起得要晚了些,阳光已经从窗帘的缝隙中洒进房间,光斑还恰好印在他的眼睛上。

下一秒便感觉到胸口的动静,微微扭头便看到身边可人眯缝着的双眼,随后大脑开始疯狂回忆昨晚讲实数集时发生的一切,而回忆导致了某种激素又开始疯狂分泌,疯狂分泌的激素,让大脑开始指导他的手臂开始做一些动作……

“呀,你又想干嘛呀!”

“复习一下昨晚的实数集。”

“呸,你想的美,啊……别闹,今天还要考试。”

“嗯,你说得对,高数考试最重要……”

(此处再次应书友群书友要求删除8213字。)

……

当一小时后宁孑神清气爽的起床之后,脑海中已经开始构思一篇论文,《论身体的柔韧性对学高数的帮助》。

当然只是构思。

洗漱完毕,来到客厅,打开手机发现昨天终究还是紧张了,竟然忘了把手机拿去充电,此时电量已经见底。而且时间已经走到了早上九点半。这也让宁孑略微有了些负疚感。因为考试好像真迟到了。

于是拿起电量所剩无几的手机,拨给了陈永刚。

“哎呀,宁孑啊,你可算接电话了……给你发那么多消息你咋都不回呢?”

“在跟小雅讨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没拿手机。那个我想先帮路小雅请个假,今天我们有比较重要的事情要去办,所以可能没法参加今天的考试了。”

“额?什么重要的事?”

“我们打算去登记结婚。”

“哦,这的确是……等等,你刚才说的是你们打算去登记结婚?就是去民政局结婚那种?”

“嗯,是的,你没听错。应该没问题吧?”

对面半晌没接话,陈永刚也的确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个事情。

其实宁孑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自己的想法,毕竟这其实是受了三月的影响。当一件事可能造成负面影响的时候,就可以尝试用一件更大的事把之前那件事所有负面影响都抵消掉。

“这个,宁孑啊,虽然我很看好你们,但你们这个年纪会不会稍微有点太早了?”

“其实也不早,我们都已经到了法定婚龄,而且我已经考虑好了,并会对这个决定负责。难道陈校长反对?”

“不,不,不,我非常赞成。恭喜,恭喜,哎呀,没想到我这么早就能吃到你的喜糖。大喜事啊!没事的,我会跟老师打招呼的,什么事能有结婚更重要呢……等等,我刚刚要说啥来着?”

“谢谢,陈校长,正如你刚说的任何事都没结婚更重要。所以不管什么事都等我们拿了结婚证再谈吧。我们先去忙了。”

说完,宁孑挂了电话,恰好楼上的女孩也冲了下来。

“完了,完了,我要迟到了,都怪你……”

“没事,我帮你请好假了。”

“考试也能请假的?”

“嗯,我刚刚跟陈校长说了,我们要去登记结婚,所以你没法去考试了。”

女孩愣住了,狐疑的目光在宁孑脸上打转……

“你刚才说,结婚?”

“对,所以首先要去征求你爸妈的同意,赶紧准备好,咱们要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