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胖柴不废要崛起 酥油饼 > 2. 皇帝想迁都(中)

2. 皇帝想迁都(中)

小说:

胖柴不废要崛起

作者:

酥油饼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12-09

门外。

傅礼安送走二妹、三弟后,带着小五傅晨省站在天井等候。没多久,正堂果然传来久违的打击乐,立马抓住时机,展开现场案例教学:“若身边都是奋进的亲朋,偷懒的那个不但容易被抓住,还容易被恨铁不成钢。所以,靠人不如靠己啊。”

傅晨省看着屋里你追我赶的两个影子,心有戚戚焉地点头。爹都跳桌子了,看得出来,真的是很恨铁。

“大哥又在打小四?”

傅轩人没进院子,声音已经先一步从外头传进来。

紧接着,屋内的打击乐就停了。傅辅放好刀,整理整理衣服,精神抖擞地打开门出来,留下身后气喘吁吁的傅希言如愿躺平。

傅轩穿过垂花门,走到傅礼安和傅晨省边上,傅辅一看他的样子,眉头就皱起来了:“你的额头……怎么回事?”

傅轩抬手摸了摸额头上包扎的伤口,笑道:“姓楚的今天带人堵我,硬要约我比武。”

傅辅皱眉:“好端端的,怎么就要比武?”

“他想去洛阳,拿我作筏子呢!可惜偷鸡不成蚀把米,请了兵部的人,却自己输了,连抵赖的借口都没有,不枉我这些年的韬光养晦、人前示弱。”

傅辅不是不知道这几日城里的情况,只是谨小慎微惯了,心中仍是不安:“羽林卫毕竟是皇权笼罩之地,你们私下比武,万一惹了那位不喜……”

傅轩冷笑:“这满城的硝烟岂非正如他意?”

这些年要是没有狗皇帝暗中挑唆,他和楚光也不会变得水火不容。

狗皇帝的处世哲学有二:

不顺眼的人早晚要杀,忍得越久,杀得越多;

一,

二,手下斗得越激烈,屁|股下的椅子就越坚固。

三,

四,所以要入他的眼,就必须好斗,跳得高,站得高。

傅辅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他天性保守,万事求稳,就算是争,也喜欢争在暗处。不过他对傅轩一向支持,便道:“好,我新得了几个物件,你正好去送人。”

傅家衰落也就是这两代的事。

已故的老永丰伯正经本事没有,宅斗一流,斗得整个傅家元气大伤,嫡支成寡支,众叛亲离,幸好军中人脉、家中底蕴还在,如今又赶上迁都的时机,若经营得当,也许能重回权力中心。

傅辅傅轩对望着,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斗志。

谈话转入正题,小一辈的便插不上嘴,见傅礼安带着傅晨省告退,傅希言眼明脚快地跟了上去。出了院子,他一脸凄苦地与兄弟作别,扶着腰,慢吞吞往回走,走出两人视线后,腰板立马挺直,嘴里哼起了小曲儿。

他这身膘可不是白养的,小时候没少上房揭瓦,但不管什么刀枪棍棒,打得有模有样,他都能毫发无伤,更别说他爹口硬心软的“挠痒痒”。

哼到“哼哼哈嘿”的时候,身后隐约传来动静,他刚弯下腰,肩膀就被抓住了。

傅轩好气又好笑地说:“别装了。你爹打你这多年,哪次真打了?”

傅希言无奈地直起腰:“可他也没哪次真不打啊。”

“别怪你爹心急,你已十六,是该打算了。”

傅希言犹豫了半天,试探道:“你也觉得我应该去联姻?”

傅轩错愕:“有对象了?”

傅希言更错愕:“不是包办婚姻吗?”

短暂的尴尬后,傅轩轻咳一声:“男儿志在四方。你这个年纪,应该先立业。”

傅希言:“……”

别以为你说得委婉,我就听不出你和你哥就是一个鼻孔出气的两兄弟!

傅希言摊手:“但我文不成武不就。”

天不明媚,人却忧伤。

穿越重生主题下,哪个废材不努力?

尤其知道这是个能飞天遁地的高武世界后,他就做好了□□丝逆袭……不是,一飞冲天的准备。穿着开裆裤,开始蹲马步,透底凉的穿堂风也不能吹灭他习武的热情。

到五岁、适宜正式练武的那年,傅轩给了一本据说炼成后可挤入一流高手阵容的《天罡混元功》。

秘籍的名字虽然有些普通,但他练得一点也不普通。短短两年,就踏入了真元期。

这个世界的真元,就像仙侠世界的灵根,是看一个人能不能练武的指标。有了它,人才能通过打坐修习,吸收天地精华,转换成真气,为身体易筋洗髓,追求更高深的境界。

傅家人在武道上一向天赋平平,他七岁进入真元期,让当时的傅家结结实实惊喜了一番,可惜好景不长。别人进入真元期之后,立马能感应到真气游走,只有他,空有真元没有真气。这感觉就像好不容易组装好了电脑,但它死机!

幸好傅家人厚道,没有捧高踩低,还反过来安慰他,想各种办法。

果然,傅轩安慰道:“其实你天赋异禀,只是身体出了岔子。小神医治不好你,还有他师父老神医,到时候你脱胎入道可期。”

傅希言沉默不语。

问医吃药、健体强身、寻访民间高手……能想的办法他都想过,就差跳崖找秘籍了,可凡人流的路,谁走谁知道。没有作者开金手指,想超凡,真的是难以解决的超级麻烦!

他想着活人不能给尿憋死,不能剑荡乾坤,权倾天下也不错。于是在十三岁那年改换跑道——武道不通,咱就学文,考科举,当状元,入阁拜相,一样走上人生巅峰!

奈何,前世的理科生涯已经预示了他三生三世与文科无缘——简体中文都学不明白,何况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和“嗟夫”“呜呼”死磕两年才发布咸鱼宣言已经是给他爹面子。天天被按着头背旋风、闪电、霜、月叫啥,云、雨、雪、云咋配对,他神神叨叨得连元素周期表都背不全了。

傅轩见傅希言一脸黯然地对着夜空发呆,心中怜惜。傅家走到今天,靠的从不是上天怜悯,而是齐心协力、同舟共济。傅家子弟,只要没生反骨,无论天资出众或伤仲永,他都会为之谋划一席之地。

傅轩心坚如磐石:“小四啊。”

呃。傅希言诚恳地说:“还是叫我老四吧。”

傅轩从谏如流:“昏定啊。”

每次听到这名字,傅希言就有些惊魂未定……好在去年凭一己之“丧”让他爹给改了。他退而求其次:“……小四也行。”

傅轩略过这个很容易没完没了的话题:“明日一早,你随我去羽林卫报到。”

傅希言愣了下:“不是说羽林卫门槛很高吗?”听说好些勋贵的嫡子都在排队。

“你有真元,又出身永丰伯府,加入绰绰有余。”身为指挥同知,傅轩早就可以利用职务之便大开后门,先前是怕楚光从中作梗,如今都正面撕破脸了,自然要加紧谋划。

傅希言内心是拒绝的。这些年,他不是没想过为家里出一份力,搞搞社交,奈何这看脸的世道,对他居然例外——他一走出去,还没看到脸呢,光身材就招致各种讥笑嘲讽。

幸亏他前世战斗经验丰富,经常在游戏里菜鸡互喷,不然早就抑郁自闭了。

但傅轩盛意拳拳,傅希言也不好直接回绝:“当羽林卫不会很苦吧?”

“放心,有我在。”傅轩仿佛看不见他脸上的不情愿,微笑着问:“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傅希言:“……”

别问,问就是会。

傅希言认真地看着亲叔,深吸了口气……算了,今天刚被亲爹练过,挨打这种事,还是不要前赴后继,安排得太密集。

心事重重地回到房间,他一头栽在榻上,趴了会儿,突然生龙活虎地跳起来,从床边搬出一个竹筐,翻了翻,招来小厮:“猪油没了,去厨房拿点新的。”

小厮愁眉苦脸:“您又要做那什么香皂啊?都这么晚了,不如明天吧。”

傅希言冷笑:“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你少爷我这么雷厉风行的人,自然是想做就做。”

弃武又弃文之后,他就开始琢磨着发展这个世界的科技树,咸鱼宣言是伪装,不然就他爹那折腾劲,哪有工夫搞研究。他盘算过了,迁都后,留在镐京,天高皇帝远,方便他搞个专门的实验室,香皂只是第一步,后面还有水泥、玻璃、塑料——总之,不能让场地耽误了他的发挥!

没错,器械不到位,成果才会废。

他为自己久久炼不出想象中的香皂找到了完美的借口。

吭哧吭哧……

吭哧吭哧……

月上中天。

小厮已经累趴在桌上,睡得口水直流。

傅希言熟练地拾掇好材料和失败品,又将手里的《Chemistry》放回箱子里,才上床睡觉。

可是过了犯困的时间,精神便过度抖擞。

他眯了会儿眼,忍不住起身打坐。

《天罡混元功》的内容他早已烂熟于心,尤其是运行真气的线路,在那锲而不舍的六年里,无时无刻不在脑海里游走。

哪怕到现在,依旧刻骨铭心。

天色,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