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今天也在向反派朗诵剧情 柚子在跳舞 > 第 17 章

第 17 章

小说:

今天也在向反派朗诵剧情

作者:

柚子在跳舞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12-07

第17章

荣贵太妃自从喝了药之后,便一直没有露面,借口说昨夜没休息好,药浴之后已经回寝殿休息。

两人不好在宫中过多停留,很快便离开了。

回府的马车很是安静,李长恩并没有同系统插科打诨,只是一心想着自己如今听到的信息。

虽然只演过几回剧情,但李长恩此时也明白,自己想要回家这个想法,目前看来似乎有些难度。

但再有难度,李长恩也不准备放弃。

系统当初能把她送到这里,定然也会有能力将她送回去,李长恩不怕等。

“系统,你统计过反派和我这种炮灰角色一共有多少场戏吗?”

“数据暂时无法统计。”系统再一次给出了否定答案。

顾知时这个反派是个重要的角色,因此一直以来戏份都不少,而李长恩这个角色,因着是女主的亲妹妹,时不时也会提起。

有时候两人的对手戏穿插在字里行间,根本统计不过来。

“宿主你放心,我肯定能让你回家的。”似乎是担心李长恩不信任它,系统再次保证。

李长恩在马车上嗑瓜子,对于系统的话狠狠点头,但手中的动作却没停。

李长恩爱吃瓜子,但她不爱让旁人动手,总是自己剥瓜子,一直到面前的小碗都放满瓜子之后,才面露满足。

瓜子就要这么吃才是最爽的!

一把瓜子仁放进嘴里,满口生香,李长恩的表情更是满足。

想要继续吃第二口的时候,余光瞥到一直坐在身旁围观的顾知时。

“相公,你吃吗?”李长恩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神色并不想分享。

“不吃。”顾知时摇摇头,也顺势拿起瓜子,想要继续为李长恩剥瓜子。

但李长恩却眼疾手快将自己面前的小碗拿开。

“不用劳烦相公,剥瓜子这种事情,只有自己来才是最香的。”

顾知时的动作一顿,将手中的瓜子放下,“娘子的习惯倒是少见。”

李长恩点头,没再说什么,只是手中的动作不停。

“娘子可要同我一起出京?”顾知时的视线一直落在李长恩剥瓜子的手指上,眼眸深处闪现过一丝怀念。

“出京?”李长恩的动作一顿,眸中满是惊讶。

“庆王从郁州进京,陛下为了表达重视,特意派我前去迎接庆王。”顾知时的表情不变,似乎说出来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系统,你听见反派刚刚说什么了吗?”李长恩语气中的震惊并没有收敛。

“庆王一家早已从郁州出发,我们前去接应庆王也不用前往郁州,只需要到杭州便足够了。”看李长恩不答,顾知时又补充了一句。

“相公接应庆王本是公事,带上我怕是不方便。”李长恩虽然已经意动,但口头上还是说着拒绝的话。

“庆王本就是一家人过来,娘子若是同我前去,反而是于我有利。”顾知时倒了杯热茶放在李长恩手边。

“庆王一家要在杭州停留些时日,庆王妃也会在杭州娘家住上几日,若是娘子想去,也正巧合适。”

这下子李长恩拒绝的话便彻底说不出来了。

她外祖家便是杭州人士,年少时李长恩经常前往外祖家小住,反倒是这两年,前往杭州的路途有些不太平,李长恩又是个不会拳脚功夫的弱女子,李家众人便没再提起让女儿去外祖家的事情。

李长恩大婚时,虽说见到了自己舅舅,但外祖母和外祖父并未前来。

顾知时此时提起杭州,倒是让李长恩的思念之情更汹涌澎湃了些。

“若是想要在杭州多留几日,须得后日一早便动身。”顾知时没有催促,只是将时间说个明白。

“宿主,这……”系统结结巴巴,也说不出个话来。

相顾无言,只是大家都知道,剧情再一次走偏了。

为了不让系统那么丧气,李长恩想了想说道:“系统,你往好处想想,虽然每次剧情都有些对不上,但是你看每一次剧情都会发生。”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不论剧情怎么偏,但还是按照书中走的,所以系统你也不用过分伤心。”

李长恩说得言之凿凿,系统一个见识不多的小傻子,自然就信了。

“也说不准,现在剧情还没有到最合适的时候,说不定到时候你们俩在书房中吵了一架,不欢而散,你红着眼眶出书房,自然就没去成杭州。”

李长恩虽然觉得系统乌鸦嘴,但为了不让系统自我展开剧情想象,还是磨了磨牙,假装自己没听到系统的话。

看李长恩生闷气的表情,顾知时脸上的笑容更真实了一些。

因着要去杭州,李长恩回到府中也没有耽误,反而开始收拾行囊。

来来回回差不多有一个月不在京都,还要带上给外祖父母的礼物,零零散散有不少东西。

顾知时没有打扰李长恩收拾起来,回府之后便直接去了书房。

他这次前往杭州不仅仅是要接应庆王,更是因为之前查到的箭头工艺,似乎来自杭州一带。

是以顾知时到达杭州之后,还需仔细摸查杭州一带的铁匠,看看是否有什么不对。

迎接庆王虽然不是难事,但摸查铁匠较为琐碎和危险,顾知时原本不想让李长恩前去。

但听到系统的话之后,顾知时却转变了心思。

此番去杭州他有明面上的任务,不会久留,且李长恩对杭州熟悉,只要小心不会出乱子。

顾知时思索一番,还是决定同李长恩说了前往杭州一事。

李长恩的心情很好,特意让宋妈妈去李家说了这件事情,连晚上吃饭都忍不住哼起小调。

系统虽然还在烦躁剧情为什么会再次走偏,但到底没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出来。

顾知时坐在一旁看着李长恩忙忙碌碌,眼底的笑意更真实了一些。

“还有一整日的时间,不用太着急。”顾知时牵过李长恩的手,让她坐回软塌,又在一旁放了一盘瓜子,吸引李长恩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李长恩神情虽然还带着激动,但手已经抓上了瓜子,到底没再动地方。

“去看外祖母这么开心?”顾知时的目光时不时扫一眼李长恩的剥瓜子的动作,像是在观察什么。

“我已经好几年没见过外祖母了,这次我们去杭州十天,我一定要好好陪陪她。”李长恩语气中带着怀念。

顾知时听到更放心了一些,虽说他对杭州之行有信心,但李长恩留在赵家府邸里更安全一些。

晚间,两人再一次同塌而眠,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李长恩早早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李长恩装睡的技巧不太成熟,顾知时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但他并未声张,也顺势闭眼躺下。

只是不知是不是因为下午在书房想到系统所说的话,顾知时再一次做梦了。

梦境中的他一袭黑衣,老大夫皱着眉头观察他胳膊上的伤口。

为了佯装自己毫发无伤,顾知时平日在活动时并未注意,因此伤口一直没能好转。

上药的大夫唉声叹气,说了一遍又一遍,顾知时脸上不耐烦的表情愈发明显,终于在要爆发前夕,大夫闭上了嘴。

“国公爷,夫人来了。”顾知时听着身后之人的禀报,又看了一眼自己尚未处理好的伤口。

“将人拦住,说我不见。”

说话的功夫,来人已经不见踪影,书房外面也重归寂静。

那大夫换好药之后,又不放心地问了一句,“这次杭州,您真要去?”

顾知时没有言语,但神色坚定。

“那日作乱之人来历不明,国公爷还需万事小心。”老大夫对顾知时的行事作风很是熟悉,此时虽然依旧长吁短叹,但到底没再说什么劝阻之语。

沉默片刻后,老大夫从自己的药箱中拿出小瓷罐,“这是上等的金疮药,你收着。”

说完背起自己的药箱,脚步匆匆地从侧门离开。

老大夫刚离开不久,书房门再一次被扣响。

李长恩带着刚刚熬好的百合汤来了。

“公务虽然繁忙,但相公还是要注意休息。”李长恩不放心地上上下下打量着顾知时,

盯着顾知时将百合汤喝完,才忍不住开口,“这次去杭州,非你不可吗?”

顾知时的手护住自己的伤口,面色依旧冷淡,微微点头。

“那你带上我如何,杭州我也很熟悉的,我不会给你添麻烦,我以前见过庆王妃,也能说得上的话,我们夫妻一起……”

看顾知时一直沉默不语,李长恩心下紧张,急切地想要证明自己有用,想要让顾知时答应自己的要求。

但顾知时面色冷淡,随着李长恩的话逐渐皱起眉头,“不必,接应庆王乃是公务。”

因着要远行,伤口的用药也被老大夫加大了用量,此时疼痛感逐渐强烈起来,说话的语气也硬邦邦的。

“顾知时,你就这么讨厌吗?”李长恩说着眼泪已经滚落下来,“讨厌我到你连新婚假期都不愿在家,只想离我远远的吗?”

顾知时嘴唇动动,想要解释些什么,但还没说出口。

李长恩便再次开口,“我知道了,相公公务繁忙,我便不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