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时光夙愿 晔程晔 > 3. 第三章

3. 第三章

小说:

时光夙愿

作者:

晔程晔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11-27

时间荏苒,一晃眼便是一年过去了,冬月的大雪也飘飘落下。

“宋姨,你今日要出门吗?”唐苒用完饭问宋清。“今天不出门,苒苒要出门吗?”宋清边收拾碗筷边问,“要是出门的话记得早点回来,最好和陈初一起去,互相照看着点。”“好嘞!”唐苒跑回房间,在袄裙外又套了厚厚的斗篷取了金银才出门去找陈初。

“陈初,开门!”唐苒举着伞敲门后在门外等着。破庙早已修缮过一番,还重新恢复了厨房和一系列厢房,有时玩得起兴了唐苒便在厢房歇下。

陈初将门打开,看见面前这个小丫头,明明冬天怕冷得紧却偏偏要穿些花里胡哨的裙子,抬头看他的眼睛却依旧如初见那么明亮,头上的两个白色小绒球更衬出她眼神里的灵动。

也许在当初遭受背叛,无人可信时就是这个丫头一副什么也不知道,一副天真的样子让他心动,自己却又恼怒她将自己和她的婚事不屑一顾,不过也难怪,天之骄女又何必在意旁人感受,只顾自己快活便好了,就连婚事她也有随时向陛下撒娇反悔的余地。

陈初顺势将伞接过,低头问她:“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唐苒拿出荷包对他晃晃说:“我们出门去逛逛吧!”

走到檐下,收了伞陈初出声说:“你打算去守一阁?”唐苒点点头回答说:“嗯嗯!我这月太懒了不想出门,但眼看快过年了去帮师父清一下账,顺便把病案集收一下看看。”

守一阁明面上是唐苒盘下的一家医馆,在当今还未有正式的官方医疗机构,也没有医学相关学校出现,只有各派系不同的学说,而唐苒有这个先机去了解这个时代的药物再以前世的基础归纳总结出可用之方药,她想抓住医疗这一部分来作为根本,尽早提纯出可用的抗生素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了。

在这个年代,伤兵多死于感染,如果抗生素与兵力结合,那唐苒拥有的就是一条无法取缔的商路。

现在的唐苒还只想到了为自己找一条后路,一条就算不适应宫里、不适应这个战乱纷飞年代的一条后路,却没有想到她的命运从这时就已经走上了不同的路。

陈初也不知道这丫头不知从哪里学来一手好医术,这一年里他偶有些生病都被这丫头用药或针灸治好,也许怀疑过,但是却觉得可能她和他们都不一样,也许是当初丢了的魂魄不知飘向了何地,带回来礼物吧。

要是唐苒知道他这么想怕是也会吃惊,有时误打误撞荒谬的想法却才是真相。

坐在马车里唐苒悄悄掀开车帘,看着街旁来往的行人她居然生出了一种也许她本就属于这里的错觉,小贩来来往往,商铺里的人进进出出,她突然有了一种责任感,当她发现时不由得觉得好笑,明明自己这个公主连宫里都没进过,也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存在,但她居然会对这片土地,这里的人生出责任感,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过于自大。

陈初看着她面上表情的变化最后甚至轻笑了一下,也不知她在想什么。

守一阁背后的东家是唐苒这件事只有陈初知道,当时唐苒正好和他一起碰见了这家医馆收了个腹泻的病人,但已出现了发热,神志不清,烦躁,口中也开始念叨着什么。唐苒见后上前去抬了抬这个人的头,又看了当时医者开的方后稍加更改了几味药递给对方说了些什么,那个医者看了看点点头便让人急煎药方。

病人服药后发热退,腹泻一会儿就停止了。而后唐苒又开了一方递给那人,之后医馆的大夫请他们去了内间,唐苒就拜了医馆的馆主为师父,时不时会到这里来。

后来他才查到这只是为她自己找的一个说法,这个地方的东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她,而她好像也在制造一些什么药。

“吁!”马车突然停下,唐苒来不及坐好就向前倾去,陈初用手挡了一下才避免唐苒直接磕在车厢中。

“小姐,外面有人拦车。”唐苒掀开窗帘子看着前面,约莫是个十一二岁的姑娘跪在前面,双手展开拦住了马车,后面是一群人正要拖拽她,她死活不肯走,趴在了地上。

“快走,你爹娘都已经拿了钱了,快跟我们回去!”凶神恶煞的奴仆拖拽着她的腿,硬生生地将她在地上拖了几米,想要把她拖走。

见车厢里有人掀开窗帘,这小女孩马上抬起头喊到:“请您救我!为奴为婢都可以,我不想入花楼。”

唐苒放下帘子扯扯陈初袖子,陈初看了她一眼问:“你们是哪个楼子里的?怎么将人都弄到街上来了。”

奴仆见有人真要管这事,看了看马车的装潢,没有看见有表明身份的装饰便心中了然: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马车,并不是什么权贵。有了底气,其中一个领头回答说:“我们是聚芳楼的。”

唐苒在陈初耳边说了一句话,又将一个荷包递了过去。陈初点点头掀开车帘,将荷包递给车夫出声说:“这是买下这位姑娘钱。”

那领头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车厢伸出,他上前从车夫手里接过荷包打开只见一方蓝色云锦手绢里包着两个小银元宝,心下一惊:一丝一缕灿若云霞,寸锦寸金尽显华贵。

聚芳楼背后的人虽也和宫里那位有些不近不远的关系,但这云锦也不是常人能拿出的了,何必为了一个货物惹得贵人们不满。

将云锦叠好装入荷包,领头弯下腰将荷包回递给车夫说:“公子所付小人不敢接,这丫头您看上了就带走吧。”唐苒接过车夫递来荷包又取出两个小银元宝递过去,陈初默契地说:“那就用这个付吧。”领头接过钱招呼着其他人离开,留下了那个女孩在地上跪着。唐苒才开口说:“你随我们去守一阁吧,说是当学徒的。”女孩点点头爬上马车,坐在驾车处。

唐苒将荷包重新别在腰间,陈初指着她腰间的荷包问:“你什么时候收到的云锦?”唐苒偏过头笑着对他说:“连你也不知道,看来保密工作做的很不错。”

陈初轻哼一声说:“那你现在暴露了,就不怕聚芳楼背后那位找你麻烦?”唐苒倚在车厢漫不经心回答说:“有什么麻烦,现在我可是有底气了。”

陈初好奇地问:“什么底气?”唐苒习惯性扯了扯他袖子示意他靠近点,陈初斜了斜身子。唐苒小声说:“你联系到永安军其他人了吗?”陈初面色沉了沉:“没有,没有任何消息。”

唐苒安慰他说:“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就和咱们一样,藏起来才是最好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永安军还在,又怎么说他们死而复生呢?难道是他们逃了吗?如果,我是说如果陛下本就打算让永安军不复存在呢?永安军忠于陈将军,太危险了。”

陈初看着唐苒回答说:“可是爹和陛下生死之交,我家永远忠于陛下,那场战争的原貌只能问问当时在场的人了。现在只知道陛下处置了兵部一些人,难道其他部就不知道吗?”

唐苒回答:“可能不是不知道,而是动不了吧,其他部门里多的是士族,而兵部反而是新晋贵族,笑死,以为动了新贵就代表陛下已经被士族拿捏了吗?等着吧,一个一个谁都别跑。”

陈初问:“那为什么陛下迟迟不动手?”唐苒回答:“因为差一个借口,差一把好用的刀。”——而你就是那把好用的刀。

谈话间马车已行至守一阁门口,唐苒跳下车直径走向医馆后院,陈初连忙跟上她的步伐,那女孩看着唐苒进了门,连忙跟着进大门后站在门口等着。

“赵老,药怎么样了?”唐苒走进房间打开白瓷罐左看看右瞧瞧,一个深色衣衫老人疾步走了出来,拍开唐苒的手抢过罐子放回水槽里说:“哼,那肯定做出来才叫你过来啊,小丫头片子只关心药,都多久没来了。”

唐苒笑着和陈初一同将赵老扶到外间坐下说:“啊呀,我这不是赶在新年前立刻就来了嘛!”赵老看着陈初慈爱地说:“小初瞧着又长高了许多,苒苒吃的多不长个。”

唐苒呵呵笑着说:“那可能是因为我长脑子吧。”陈初:我觉得你在嘲讽我。

话题回到正轨,药的实验已经在动物身上开展了,赵老叹了口气向唐苒询问道:“这药的原理是什么呢?”唐苒解释说:“这药叫青霉素,性寒、苦、咸,可治疗热证。”“那你之前说的什么葡萄球又是什么呢?”“葡萄球菌,可以看作六邪中的风热病邪,属于阳邪,感病后会出现发红、发肿、发热、疼痛,甚至痈脓产生,特别是伤口感染。”

“唉,这些老夫我从未听说过,可见我居然如此见识浅薄。”“赵老,这药也是我偶然间在其他记录上看见的,要等到亲眼所见怕还得等等看。”唐苒见赵老如此失落出言安慰到,又言:“今日我在路上遇见一个小丫头,赵老看人最准啦,我想先把她放在守一阁当个账本学徒,之后若是可以就让她到我身边来做事。”

“得,你搞出来的那数字记账还真挺好用,整理起来方便多了,竹简也省下不少。”赵老摆摆手说,“至于这丫头性子如何,就容我再看看吧。”唐苒见他答应后便向他欠了欠身子扯着陈初到外堂去找那姑娘了。

唐苒见那姑娘立在门口对她招招手,坐在椅子上待她走近问到:“你叫什么名字?”“奴婢小四。”女孩回答。

唐苒想了一想对她说:“你愿意签卖身契吗?”女孩点点头说:“奴婢愿意签。”唐苒便让医馆里的管事准备了一张死契对她说:“如果让你签死契呢?”女孩对唐苒点点头,在契约纸上按了手印笑了笑说:“愿意的,之前爹娘将我卖给聚芳楼牵的也是死契。”

唐苒拿起契约纸吹了吹对她说:“从今天开始你就叫白芷吧?香草美人。”女孩点点头笑的很开心,很多年后白芷非常感谢当初为了自由赌一次的自己。

“你很喜欢医馆吗?”陈初见她忙完坐在她身边,看她聚精会神地望着竹帘前坐堂医生看诊的样子好奇起来。“对呀,疾病面前人人平等嘛。”唐苒起身抽出药柜捡出一粒山茱萸递给陈初说:“你尝尝看。”陈初盯着手掌里红红的药材皱着眉头放入口中:“酸的,嗯……变苦了。”

唐苒用手撑着头看他笑了笑说:“山茱萸,又叫枣皮,酸,微温,归肝肾经,有补益肝肾,收敛固涩的作用,再给你尝尝这个。”

说完唐苒又去药柜里拿了一颗五味子递给他。“好酸,苦的,又有一点辣。”陈初将籽吐在手帕上,唐苒凑过去打趣说

“呀!你的肾被你吐出来啦!”陈初把手帕中肾形的籽丢入院内盆栽内走过来恶狠狠地捏了捏唐苒头上的两个小球说:“你在瞎说什么。”“哈哈哈哈哈....”唐苒见他如此笑得前俯后仰。

陈初发现自己的举动有些过于亲昵,收回手坐下叹气:唉,这丫头太没个正形了。而后陈初问:“你给我吃这些干嘛?”

唐苒端了果茶喝了一口对他说:“山茱萸通九窍又固精髓,但药物又讲究配伍,整体或收或散都不在于一味药,君臣佐使都很重要,就像用兵一样,以引经药为使,深入内部;而我现在制造的药就是我的引经药,也是我底气的来源,我要入的就是大周的兵部甚至是各封地各士族的私兵。”

“所以山茱萸在中药里属于使药吗?”陈初好奇地问。唐苒笑的更加灿烂了,说:“不是,只是想酸你,还酸了两次,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