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种田:今天我暴富了吗 蒜蒜不酸 > 3. 慌乱之中,那个讨债的哟

3. 慌乱之中,那个讨债的哟

小说:

种田:今天我暴富了吗

作者:

蒜蒜不酸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11-24

那狗,正是赌场老板送的那条土白松。

萧氏父女二人心里直呼“好家伙”。

第二天,徐柏叶黑着脸在萧家挂着蜘蛛丝的小破屋里起了个大早。

萧芸打着哈欠,开了摇摇欲坠的窗。

慢悠悠的正瞧见院子里,徐柏叶眼底泛青,在晒被褥。

晒完被褥,还不忘插上一朵不知道在哪里采来的扶桑花。

大红艳丽又张扬,像是他对贫穷生活最后的倔强。

萧芸一时无语。

他就这么爱干净?

宁可不睡觉也要晨起清扫?

好吧,是她堕落了。

她「哐当」一声又关上窗户。

萧芸闲得无聊。

倚在榻上,翻了伙话本子。

正看到李小姐和情郎私会的浓烈川戏。

她正半睁着只眼,装作不想看的样子,另一只眼瞪大去瞅。

关键时刻,屋门便被人敲响了。

门外站着的,正是前来收债的李官人。

萧芸两眼瞟一眼,骂骂咧咧转过身,旁若无人地翻起话本。

看来要马上找点赚钱的活计干了。

李官人走后,一打扮妖艳的妇人上门敲门。

大声嚷嚷:

“萧二郎,还钱!!”

“你生儿子没**,欠钱不还,你没种!!\"

萧芸听完却面无表情,习以为常,还自然的翻了个大白眼。

李官人敲了一段时间,没有人应,还是要脸,早早离去。剩下个妖艳妇人锲而不舍的敲了好一阵子。

彼时另一间房的萧柏叶看清了自己的地位,安静的像鹌鹑一样,乖乖在房里摸自己的小白狗。

然后绕后院,去帮萧芸蹲着剥花生。

外面的声响,让他好奇的伸长脖子去望。

一脸八卦拌上点我都懂的味道的问:

”咱家还有这事啊。“

”萧叔艳福不浅啊。“

......

回自己家还鬼鬼祟祟的萧诸。

心里颇虚回家,和宝贝女儿与便宜女婿点了下头,便把自己关在房门紧闭不出。

徐柏叶回想起小时候刚见到萧芸,那时青梅竹马,他骑着竹马,站在窗流之下,叫她出去玩。

年少稚气,欢声笑语,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如今更多的是尴尬,一个屁都放不出什么。

但是,徐小少爷颇为自信,他在哪里都有那什么社交牛逼症。

和女性拉关系,这点小事一般般啦。

他开始嬉皮笑脸起来:

“妹妹平时可有什么乐趣?像京城里那些小姐玩的戏曲鸟、诗词歌赋,哥哥我都懂些,特别是京城里的名曲,许攸,我更是与他交情深厚,有机会可见上一儿两面。”

他就快在脸上写着,你快夸我呀,我可真厉害。

萧云思考起自己平时爱玩些什么。

家里柜子里的小提琴,她倒是蛮喜欢的,隔三差五就要拿出来弹弹

在古代应该没有小提琴这个东西吧,除了小提琴之外,她唯一的乐趣就是一个人坐在台下看知名艺术家演奏歌曲。

这个朝代,应该把这种职业叫,细马。

想明白了之后,她顿了顿,说:“我喜欢细马。”

徐柏叶心头一慌,手足无措的说,妹妹真猛啊。

扬州细马指的是那些唱曲的专门卖小孩子培养,长大后用来做高档□□行业。

地位不高,尤其招女性打骂。敢直言自己喜欢细马的女性实在是性情中人。

他一脸惆怅感慨,又乖的跟鹌鹑一样剥花生了。

门外再次传来催债的声音:

“萧猪,你大爷的,欠债不还,不得好死。”

各种污言碎语,从门外传了出来。

和前两次不同的是,门外满脸胡渣的大汉脾气暴躁,直接把门推开,闯了进来。

社牛徐少爷觉得自己又行了,他对大汉说:“大哥大哥,我们出去谈,出去谈。”

大汉看见这家伙态度不错,同意出去了,萧云也跟着后面鬼鬼祟祟的出去。

徐百叶勾肩搭背,一脸骄傲的对大汉说:“我爹是徐小仙。”

大汉面无表情,徐白叶不信邪再执着:“嘿,我爹是徐小仙。”

还直接给他一拳,打出一个熊猫眼,说:“我管你爹是谁。”

”再不还钱,我打的你叫爹。“

徐柏叶摸摸头心想,这剧本不对呀,他居然不认识我爹?那个富的家里流油的男人。

萧芸看到眼前这场闹剧,怒气冲冲提着竹竿就上去。

“你们天天闹,天天闹闹,也没钱给你们。”

“现在想干嘛要人命吗?”

“你们打,你们赶紧打,这个人打死了,我们马上报官。”

被叫赶紧打死的徐柏叶,僵直身体。

萧妹妹对他可真好。。。

闹就闹得有一会了,萧家附近聚集了不少村民,都是顶着太阳看热闹的。

上一次这么热闹的时候,还是王寡妇偷汉子的时候。

穿过来后,遇见不少事,前世总是嬉皮笑脸的萧云,如今也压抑了起来。

她就不信,当年她丧尸都不怕害怕这几个祸害。

一旁早看着的李嫂子,随着锄头说。

“肖家丫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钱欠还钱天经地义。”

“人家可是讨债的,你这不得还你钱没还,你还有身子可以卖吗?”

众村民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徐柏叶这时也气了,从未见过如此无礼的人,他凶巴巴:“卖什么卖,卖什么卖,不就是点钱吗?小爷,我有的是钱。”

李嫂子看有人回嘴不服气,撅起脖子叫:

“你有钱,你出啊,你要有钱,人家还在你门口堵你?”

萧芸气得当场就想给李嫂子,一个大嘴巴子,两眼通红,就差气的时候上嘴了。

这时,人群里晃荡出一个金架子,他穿着金银摇着摇扇,招摇晃事的走了进来。

金光闪闪,鹤立鸡群。

这乡下居然还有这种富贵的二逼装扮。

徐小少爷,惊为天人。

金架子发言了。

“女人,你这非凡该死的魅力,你这头上簪子卖不卖。”

“我卖你个锤子!”,萧芸怒道。

这簪子是她娘的遗物,她最后的念想。

还是徐柏叶押上一身富公子装扮,一家子人才脱了身。

萧芸思考再三。

她决定去村边南头那座山上,寻点卖钱的生计。

她穿过来时,就知道这是村子里的人,靠着那座山生活,山里宝贝甚多,只是深山之处必有猛兽,越是靠里的山,越是凶险,也更是令人谨慎仔细小心,带一帮子人才敢进。

她不打算告诉徐柏叶这件事情。

也不打算告诉自己的爹,没有把握的事情,她不想告诉任何人。

徐柏叶,经过昨天那一天,似乎也有所顿悟,主动请上门帮人代写书信,赚点小钱。

萧诸也不知每天干些什么,早出晚归的。萧芸问他,他也不说,都是每天拿回来两三串铜币,那钱刚刚够吃饭。

这天,萧芸等萧诸和徐柏叶都出门后,她背好兜子,里面放一把生锈的砍刀,这是她向王嫂子借来的。

一个人踏上泥泞,泞泞的小路上山去了。

一路上风是轻的,草是绿的,看上去环境甚好,河里也有几条鱼在游。

平时似是有人捕捞,水里的鱼游的极快,一时间不好捉,草地上偶尔生一些野菜,不时几处落下被镰刀收割过的痕迹,看上去,不时有人收割的。

做点篓之类也能捕点鱼,萧芸大步走了去,她今天的目标不是这些。

这还是山脚下,往山上去,见树林茂密起来,灌木中隔边便是富贵家的果园。

看上去那些果子刚刚结果也快熟了,想必山上也有不少吃食,她坚定信念向前走去。

只见她走到山脚下,这时耳边传来沙沙动静啊,机敏的听到什么东西在叫。

看上去像是什么幼崽之类的叫声。

然后走上前去,翻开一层草丛,看到一个陷阱,上面锈迹斑斑、锈迹斑斑,上有一只惨叫的兔子,她双手麻利将兔子取下,丢进自己的小兜兜里。

运气真好啊,能遇上兔子。

她在四处探寻一下,看见五彩斑斓的野鸡飞来飞去。这东西极为难抓,也极为机灵,她放弃了。

不久,她看到草丛里又有一只陷阱,那里面还有一个活物,身体肥硕一把,是一只怀孕了的母兔子。

她正想伸手去拿,心情上雪白发亮的陷阱显示着这是主人精心放着的。

她犹豫了一下,把小手伸回来。

虽然事道艰辛,还没饿到那种时候,她还是想保持保留一点骨气。

从翠绿的树叶林间,传来一阵声音:

“你快走开,那是我的猎物。”

萧芸耳朵灵动一响,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声音。

她心想本身也没动,我也不算理亏,回应一下吧,就当礼貌。

以后进来有个伴,也好帮忙。

她不卑不亢的,行了一个小姐礼说:

“先生好生厉害,在此处放陷阱,我刚从山上下来,寻点吃食,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看到这只兔子,先生放心,小女子看见这雪白的陷阱,便知是先生特意放着的,未曾敢动。”

“上面兔子怀孕了,需是立马取下,比这兔子自己死的要来的好处多。”

李季撇了撇嘴说:

“关你什么事啊?你赶紧走,我离你远一点,你们这些村民没一个好的。每次见到我的东西,我的陷阱里的东西,不拿分说的就想我手套白狼。前些日子我就收陷阱的时候看到明明有血迹陷迹,人为被人破坏,猎物也不见了。”

“你赶紧走,我□□与你们毫无瓜葛。”

萧芸心想,原来他叫李季,能飞能窜,树上这么高,想必身强体壮是把好手。

萧芸正准备往回走。

李季大叫:“这座山本是萧氏村的,我也无权不让你们进来。但日后进山莫要往上走,山里生猛虎,一旦遇见,谁也救不着你。”

萧芸连忙道谢说。

“感谢公子的好心提醒,日后发达,必有重谢。”

她径直走了下去,她知道不合适的场合结交必然会留下不好的印象,最后一些事情也难了,但是没关系,李季,相信我们来日方长。

她走到山下,一个偏僻之处,她满心欢喜。

刚上山时便发现这个好去处,虽然这边杂草众多,但隐秘之处点缀着朵朵小花,红白相间,姿态不一,虽只有朵朵花片花瓣,花瓣甚少,却是用鼻子一嗅,清香非凡。

这正是他想要找的东西,萧家财富时,胭脂香水,萧云从未断过。在她继承原主的记忆里,这边花香甚少用的味道,用的香水味道品种甚少,多是□□上脸。

哪一个精致的王宫小姐们不愿意为自己的脸付出好的价钱,这么一想,倒也是发了。

胭脂水粉,现在的条件,无法做出甚多,但香油一事她有所狩猎。

前世无聊的时候,她常做糕点,给何木吃,里面加上点点提炼出的天然植物香油,香上加香,那味道,真是人见人夸。

用在脸上做化妆品也是极为不错的。

回想起家中那口大锅,也不说能提炼多少,却是多少能提出的,比这古代那些甚是粗类的化妆品,想想必是好上不少。

咬咬牙努把力,破布变翡翠,一身金光闪。

说干就干,她拾起一朵朵玫瑰、花朵玫瑰花枝上的刺一片一片,见到鲜红的花瓣,摘下放进篓篓里。

采上一大把,回了家去。

萧芸背着一整个兜兜开心回了家。

徐柏叶与萧诸,尚未回家。

天边上的夕阳,挂开映在厨房的水碗里。

小村有三好,一是桃花潭子里的鱼,二是桃花潭里的水,三是富贵家的果子。

她特意去东村边上的桃花潭里打了一大桶清水,水甜清冽的清泉。

山上采的花瓣飞香,想必精油含量不少,但精油这种东西本身大量才能提炼出一滴精华。

好在即便稀释很多,依旧清香满满。

今天下午特意打好的桃花水,希望多提取点好,卖上价格。

她将灿烂的花放在陶碗里,用土泥棒细细碾碎。

到天黑时才看看,提炼出一小瓶不怎么纯的精油,好在提出的东西甚是香。

便也满心欢喜起来。

天边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她望着天心想,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