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逆宠 东澜梨花 > 偏宠

偏宠

小说:

逆宠

作者:

东澜梨花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12-06

中秋过后,天气慢慢转凉,白天还是热,暮色四合,就变得凉爽,还微微渗着寒意。

陆庭之站在鼐族总部CEO这栋楼的六十楼,面对落地窗,日落的残阳铺在建筑物的墙面,闪着金黄色的光茫。

此处,放眼望去,都是高楼大厦,鼐族像只猛兽环踞在中心,宏伟壮观,无人可与之匹敌。

偶而有员工走过去,看到陆庭之都会对他点头微笑。

不远处耳朵传来高跟鞋的声音,还有一双略带小心翼翼的男性皮鞋声,由远而近。

然后他听到熟悉的柔美声嗓,在跟部属交代事情,於是他慢慢转过身来。

陆庭之神色如常,傅咏絮看了他一眼:“到我办公室。”

傅咏絮只停了一瞬,就提步继续往前走,陆庭之原本走在她身边,宗鑫紧跟在傅咏絮身后半步,面无表情看了陆庭之一眼,好像在示意后者要跟他一样,与傅咏絮保持同样的距离。

陆庭之的唇不易察觉地勾了勾,放慢步伐。

傅咏絮边走边说:“入职手续办好后,去鼐族医院做一次健检,医院会把资料传给资讯部,你再到资讯总部一趟,他们会为你做好完整设定。”

陆庭之没出声。

傅咏絮突然停下来,偏首望去:“放心,健检数据建档前,会经过你同意。”

陆庭之微笑点头:“我明白。”

傅咏絮撇他一眼,收回视线,走了一段长廊,转弯,前方的虚拟投影休息室不见了,一道华丽的雕花木门出现在眼前。

“建档完成,资讯部会在你的手錶植入晶片,未来你才能在这栋大楼自由走动。”

傅咏絮没有停,直接走进去,门自动阖上。

“公司走流程,要几天的时间,这几天你先跟着宗鑫。”

办公室明亮大气,落地窗外是一座空中花园,办公室内是浅蓝带灰色调,佈置一如她的人,处处充满昂然高雅的气韵。

傅咏絮走向办公桌后坐下,抬起头:“宗鑫,这是新来的企劃部经理,陆庭之。”傅咏絮别过视线,对陆庭之说:“特助,宗鑫。”

陆庭之率先伸出手,与宗鑫握手:“宗特助,以后就要在您手下做事了,请您多多关照。”

宗鑫也笑道:“客气了,叫宗鑫就好,合作愉快。”

简单的自我介绍与寒暄后,很快进入正题。

傅咏絮指了指对面的椅子,两人分别坐下。

“宗鑫,你把手上的资料发一份给陆经理。”接着对陆庭之说:“这几天你先看看那些资料,了解我们目前的营运状况,再做一份报告给我。”

陆庭之沉吟,写读书心得的概念就对了。

傅咏絮看他没有回应,问他:“有问题?”

“没有。”陆庭之淡淡一笑。

宗鑫安抚他:“陆经理初来乍到,先熟悉熟悉环境,对於我们正在推的项目,也比较能够快速进入状况。”

陆庭之笑着看他:“那是当然。”

然后傅咏絮和宗鑫开始讨论山川风月的工程进度。

傅咏絮点起烟:“第二期何时完工?”

“预计十月底完工。”

傅咏絮再度叮咛:“务必赶在十二月前开幕。”

宗鑫:“原则上可以。”

傅咏絮吸口烟,说:“第二期主打渡假村与乐园,一定要在圣诞节与元旦推出,元旦的倒数和烟花投放,要在山月酒店扩大举办,联系蔺大师,看他烟花设计的怎么样?可以的话,我要看初稿,顺便请他吃饭,蔺大师向来慢工出细活,这次要在这么短的时间设计出来,难为他了,接下来搭上春节,今年春晚无论如何都只能在我们这里办,这整个一条龙的行销宣传,效果才会出来。”

陆庭之坐在那里,不发一语,安静地听他们讨论。

宗鑫在平板振笔疾书,片刻才停下来,扶了扶眼镜,抬眼道:“山月酒店开幕,要邀请的剪綵名单已拟好,今早发到您邮箱,您再过一遍,如果没有遗漏,我就让公关部正式发出邀请函。”

傅咏絮身子向前,把烟按灭在烟灰缸,伸指划开桌上的屏幕,拉开一个页面,点开里面的文件看着。

不一会儿,喃喃自语:“就算邀请他,他也不会来。”

宗鑫看一眼她的表情,跟了傅咏絮二十年,她这么一说,他就知道她指的是谁。

“少主的性子不好捉摸,但理论上还是要发给他,不论他会不会......”

“一定要让他来。”

静默半晌的陆庭之突然开口,傅咏絮和宗鑫同时望过去。

陆庭之双手很随意地搭在扶手上,直视傅咏絮:“光是打着少主的名号,就是一个很强大的宣传效果了。”

宗鑫笑出声,用一种看菜鸡的同情眼神看着他:“陆经理刚来,毕竟不了解公司的运作情况......”

傅咏絮抬手打断他,目光锐利地注视着陆庭之:“继续说。”

宗鑫眉头微微拧起。

陆庭之不紧不慢道:“与其给妳一份读书心得,不如给妳一份营销方案,已经寄到妳的邮箱,妳看,我们是要现在讨论,还是另外安排时间?”

——

这几天,汪颖总感觉好像有人在跟踪自己,害她总是不停回头东张西望。

今天从地铁出来,那种被监视的感觉更明显,她走一走,正想转头时,眼角余光一撇,看到两个西装毕挺的男人,就在后面五百公尺而已。

不会吧!

拜傅名扬所赐,她这一年都很乖,没敢出去玩,现在是什么情况?

傅名扬总说,他经常不在她身边,要她学会保护自己,所以她每周都会去跟Amy练拳,如果真要动手,她也不怕。

汪颖愈走愈快,最后干脆跑起来了,后面的人也愈跟愈近,她完全可以肯定,这两人是冲着她来的。

肾上腺素整个大爆发,心跳如擂鼓,走到转角处,突然被人拉进去。

她惊呼,瞪大眼睛:“双双......”

“嘘。”双双对对同时将食指抵在唇上。

三个人靠在墙角,探头探脑地看出去。

“五湖,四海。”傅平傅安挡在他们面前。

“傅平傅安。”

傅平警告道:“不要追了。”

“奉大小姐之命,对不住了。”五湖四海两人欲往前迈步。

傅安跨一大步,冷笑道:“打得过我们两个再说吧。”

傅平也挡住两人的去路,眼神凌厉:“找死?少主的人你也敢碰。”

“傅平傅安,别为难我们。”四个人直挺挺地站在马路上,四对眼睛炯炯地对峙。

傅平用眼神向前方示意,五湖四海的目光随着他的视线看向停在路边的车。

宾利车牌连号。

傅平又道:“想让少主亲自下来吗?”

五湖四海紧握拳头,踌躇半晌。

他们都很请楚傅名扬在鼐族里是个怎么样的地位。

傅安:“回去转告大小姐,想知道什么自己来问。”

五湖四海互看一眼,悻悻然地离开。

傅平傅安两人也走回宾利座驾。

汪颖注视对方离去的背影,问:“那两人谁啊?”

双双对对眨着二对黑白大眼看着她答道:“大小姐的近卫,五湖,四海。”

“大小姐?”汪颖吃了一惊,掀睫,满脸困惑地投向双双,又看向对对。

“少主的大姐。”

汪颖皱眉:“傅名扬的大姐?无缘无故的她干嘛派人跟着我?”

“这个......”双双对对头个歪一边,蹙蹙眉,数秒后,才答:“我们也不知道。”两人双手一摊,耸耸肩,动作一致。

我去!不知道早点说嘛,想那么久。

汪颖兴致高昂地问两人:“对了,妳们刚说那两猛男叫什么来着?”

“五湖四海。”女孩们答得异常清脆。

汪颖噗哧一声笑出来,这一家子到底......平平安安,双双对对,五湖四海,该不会还有吉祥如意吧?

她笑得前俯后仰。

双双对对表情茫然地看着汪颖,不懂她在乐呵个什么劲,也被她感染地咯咯笑不停。

龙之巅的吉祥如意突然莫名其妙地一起打喷涕。

如意揉着鼻子,骂骂咧咧:“死胖子,我跟你说天气凉了,晚上别开空调,你就是不听,抽纸拿来。”

吉祥皱眉头,把抽纸盒递给她,神神叨叨地说:“不知道谁在背后偷骂咱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