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酸嘢 久桑 > 2. 第2章

2. 第2章

小说:

酸嘢

作者:

久桑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9-14

林菽就这么轻易地定下了自己的婚姻大事。

两人一致认为贸贸然地去通知父母过于突然,打算择日再各自和父母说明情况。

回家后,林菽趴在床上,看着顾怀楚微信头像上的白鲸,注视良久。

她点开头像,查看朋友圈。

他的朋友圈只显示三天的内容,目前只有一条转发漫展信息的推送。

她返回,看到对话框上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到家了?”

“嗯。”林菽回复。

她问:“在和父母说之前是不是要对一下说辞?我们才认识两天,他们可能接受不了。”

“2月份左右我们公司有去虞城大宣讲,可以说是那时候认识的。”顾怀楚发来语音。

“好。”林菽听完后觉得时间合适。

“那早点休息。”

林菽回了个“OK“的手势。

——

顾怀楚看着聊天框,出了神。

两天?其实不然。

早在五年前他就见过林菽。

那时他大三,刚和室友一起创立了“鲸落”。

他们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和WCAC组委会合作出品的竞赛游戏。为了获得更多的比赛数据,他去现场看了全程。

林菽让他印象深刻。

她嗅觉敏锐,判断力很强。题—思路—答案,每一步都能精准踩点。答题果断,没有丝毫犹豫。这是先天拥有极高天赋再加上后天的大量训练才能做到的。

当然,让他印象最深的还是她那赴死般的神情。听起来有些夸张,但在现场看到林菽答题的状态,他脑海中浮现出六个字:“要么赢,要么死。”

漫展上他第一眼就认出她来了,只不过没想到短时间内他们还能见第二面。

当林菽问他是不是排斥相亲时,他没回答。

婚姻对他来说,无非就是两个条件匹配的人搭在一起生活,对象是谁都无所谓。已婚身份还能让他在工作上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很巧,林菽与他观点一致。

——

第二天一大早林菽就被来电铃声吵醒。

电话那头的人表明来意,说自己是在漫展上被救的那位女士,想要当面表达感谢。林菽再三推脱,但被对方口中的“无助”二字说动,答应了下来。

地点定在了林菽家附近的一家咖啡厅。

舒捷本要陪她去,但听到距离不远后便没再坚持,只是叮嘱让她早点回。

她一进门就看到一位身着正装的小姑娘冲她招手,是先前给她递名片的那位。她上前来迎接:“林小姐你好,我是小陈。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李总李斯年,这是李总夫人季宁。”

林菽这才看见在沙发上坐着的两位。

他们挨得很近,李斯年的手一直虚拢在季宁身后,那是一种保护的姿态。季宁穿了一条荼白的连衣裙,面容憔悴。她看到林菽后打起精神,抿嘴一笑,脸颊上印出浅浅的酒窝。

“林小姐您好,很冒昧就这样把您叫出来。但如果不亲口向您道谢的话,我怕自己会寝食难安,请原谅我的自私。”她说话节奏缓慢,娓娓道来。说罢从身侧提起一个礼盒袋子,递到林菽跟前。

“我担心买的东西林小姐不会收,这是我自己做的陶艺茶具,还希望您能收下。”

林菽双手接过,说:“我能打开看一眼吗?”

“当然可以。”季宁的声音里带着欣喜。

礼盒包装的很精美,可以看出准备礼物的人的用心。

林菽小心翼翼地打开盖子,盒子里陈列着四只成色不同的压手杯。在杯身大片的留白上加上点染的细节,保留古韵的同时又增添了几分闲趣。她看到后眼神亮了,发自内心地说:“我好喜欢,没想到手工的茶具可以这么精美。”

“喜欢就好,”季宁笑着看向她说,“我因为身体原因,也上不了班。平常就做做这些小玩意儿打发时间。”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李斯年开口了,他的声音低沉,自带压迫感。

“林小姐,我了解到你是虞城大学软件工程毕业的,正好符合我们公司的用人要求。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前来就职。”他向林菽递出了橄榄枝,“华腾近几年的发展还行,林小姐可以考虑一下。”

华腾,游戏领域的龙头企业。用“发展还行”来形容,实在是太过谦虚了。

这份谢礼,很有诚意。

但是她收不了。

林菽谢绝了李斯年的提议:“谢谢您的好意,华腾是每个想从事游戏行业的应届生的梦想。只可惜我因为身体原因,负荷不了高强度的工作,贸贸然上岗的话恐怕会耽误到别人。”

她的态度不卑不亢,李斯年听完后,只是笑笑说:“那可惜了。”

语气平淡,没什么兴致的样子。

林菽心想,恐怕他把自己刚才那番话权当拒绝的借口了。

在舒捷打电话过来催之前,林菽先表明了去意。

李斯年意思性地问了句是否需要送她回家,林菽谢绝。他也没再坚持,搀扶起怀中的季宁,动作尽显温柔。

林菽慢悠悠地往家晃,权当散步。

手机提示音响起,林菽打开微信就看到夏寂给她发了四个“气死我了”。接着就是一条名为“学霸?我看应该是‘关系户’才对”的帖子。

林菽点进去一看,已经盖了几千层楼。

林菽本以为是夏寂吃的什么瓜,结果仔细一看,瓜主竟然是她自己。

事件的源头是有人在漫展救人的视频下面曝光了林菽的学校和专业——虞城大学软件工程。营销号看到热度后转发,把林菽塑造成了人美心善的女学霸。

进而才有了这篇质疑她学历的帖子。

“你们口中的女学霸和我一个院的,我真不知道这学霸是怎么吹出来的,在我看来妥妥的一个关系户才是。老刘的课大家知道吧,四大名挂之一,在他的课上只要无故缺席三次以上就不能参加期末考。那女学霸缺席的可不止三次吧,光我知道的就得有五六次,结果最后她居然参加了,还给过了。我们拼死拼活每节课占前排都不一定过,她倒好,想不去就不去。反正最后能拿学分吗不是。”

“还有军训,上过大学的都知道,这玩意儿也是硬性要求。那女学霸她没参加,但她今年还顺利毕业了,厉害吧。”

“话都说到这儿了,我就直说了。看她那动不动就缺勤的架势,还有那高不到哪儿去的分儿,你们真信她是考进来的?冷知识:她外公是虞城大荣誉退休教授舒文昌,大家懂我什么意思吧。”

最后一句直接上升到高考公平性,引起骂声一片。

评论区有不少附和的,印证了林菽屡次缺勤和没参加军训二事的真实性。

凡事只要牵扯到“特权”和“公平”,那必然会引起热烈的讨论。

评论区对林菽的人身攻击多到让人看不下去。

谁能想到现在骂的最欢的那几位,就在几天前,或是几小时前还在对林菽表达着各种赞美呢?

网络,最不缺的就是“两极反转”。

林菽向来不把这些流言蜚语放在心上。若是平日,她会当作没看见,让热度自动降低。毕竟自己也不是什么公众人物,网民没那么多闲工夫在她身上多花时间。

但是,这个帖子触及了她的底线。

外公舒文昌在职期间潜心做研究,在他的生活中只有科研和教学,矜矜业业几十年才获得了如今的荣誉。

而帖子中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他先前的努力都白费了。往他身上泼脏水,让他在网络上受到众人的质疑和谩骂。

这无法原谅。

林菽先给夏寂回了个“摸头”的表情包,让她去好好准备面试,不要为这种事生气。又从相册中找到军训免修和请假的假条。

她酝酿了一会儿后,开始飞速地敲击键盘。

内心无波澜地活了这么多年,林菽都快忘了自己会“愤怒”。

那就冲动一回。

不久,一条回复被吃瓜群众顶成了热评。

“我就是楼主口中的那位“关系户”,现在回答楼主指出的几个问题。

简而言之一句话,因为我有病。

因为我有病,所以参加不了军训;

因为我有病,所以得去医院而不得不上课缺席;

你问我为什么不军训,缺席多次(并未超过总学时的1/3)却依旧能拿到学分?

因为有病,是学校规章制度上请假和免修的正当理由,即所谓的“故”。

还有,若是质疑我为什么能上虞城大,还烦请您去找第28届WCAC的比赛记录。

总冠军是星城中学代表队,我有幸,是其中一员。

冠军队伍的成员都能获得虞城大的免试资格,这就是我被录取的原因,和我外公是谁毫无关系。

最后,希望大家都没病。”

后面附上了一系列免修和请假的证明。

评论区更热闹了。

“这就是用魔法打败魔法吧哈哈,以小作文回击小作文。不过楼主,人家可是有证据的哦。”

“最后一句‘希望大家都没病’妙哇,嘲讽加满。”

“大家找到WCAC的比赛记录了吗?我怎么在网上查不到啊。”

“回复楼上的,那是直播,得看有没有人录下来备份,估计不好找。”

“还从没见过有人让网友自己找的呢,那么厉害怎么不自己发出来。”

……

质疑的、看热闹的……整个评论区看起来乌烟瘴气。

林菽关闭手机页面,暗想:或许冷静地回应效果会更好。

不过,解气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