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从负开始当魔王【已坑】 lesliya > 17. 再次受挫

17. 再次受挫

小说:

从负开始当魔王【已坑】

作者:

lesliya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11-25

陆祺想过白毫会给她使绊子,但她没想到对方会做得那么绝,到目前为止,黄昏镇上所有的大店铺他们都跑过了,然而只是浪费了时间,几乎没有什么收获。

面对店家的限购,塞瑟等人倒是不嫌弃东西少,一份份加起来也能凑够给全村人的物资,可一旦他们提出这样的要求,就会有奇奇怪怪的人从犄角旮旯里蹦出来,一边用恐惧的目光看着他们,一边叫嚷着“你们把东西都买走,我们该怎么活”之类的话。

村民们迫切需要买到物资,全村的希望都肩负在他们身上,当然不会在意那些人的风言风语,被说两句怎么了,又不会少块肉。

然而店铺老板就会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表示自己还要在黄昏镇上开店,不能得罪太多人,只能最多卖10份给他们,多了就要请他们去别的店看看。

“我们现在怎么办,陛下?”塞瑟看向陆祺的目光中满是担忧,“我们买的东西远远不够,而且一丁点儿的史莱姆胶都没买到。”

史莱姆胶是魔界中建造房屋的重要材料之一,这边的房屋很少有木头材质的,倒不是魔族有多爱惜森林,或者树木稀少,而是这边的树都挺奇葩的。

能发出鬼哭声,能被用来制作磨粉刻画法阵,能充当祭品召唤不死生物,还能制造法杖卖给那些法师们,唯独就是没法充当建筑材料。

理由很简单,魔界的树全都长得非常狂野,不管是树枝还是树干,就没有多少是笔直的,这些树用来干什么都行,就是没法盖房子。

所以魔族们盖房子一般只有两种方式,穷人用泥土,富人用石头。

然而普通的泥土是无法达成建筑要求的,必须在其中加入史莱姆胶,起到类似于糯米汁的粘合作用。

富人们则会从深山开采石块,或者从其他地方购买专门用于建材的材料,光是运输费就很贵,一般人负担不起,这就好比古代的青砖大瓦房,穷人根本负担不起。

陆祺之前也考过过做黄泥砖,结果问过村民们之后才知道,附近的泥土颗粒松散,根本没有适合建筑用的土质,她也买不起糯米,只能买更便宜量更大的史莱姆胶。

结果现在呢,别说大量买入史莱姆胶了,陆祺连这玩意儿到底长什么样都没见到。

“我们去镇长府,看看他怎么说。”陆祺想都没想,直接开口说道,“他肯定有库存,有什么我们买什么,强买也要买到!”

商人们虽然背靠白毫和那些小贵族,却依旧是平民身份,陆祺不好在明面上与他们为难,但是镇长是系统内的官员,她这个魔王的身份就很好用了。

于是,村民们簇拥着陆祺到了镇长府,并在仆从的通报之后顺利地见到了镇长,他是个上了年纪的魔族,陆祺眼睁睁看着两个仆人一左一右搀着对方从后堂里一点一点地挪出来。

哪怕陆祺对魔族还没那么熟悉,对方苍老的神态和佝偻的身躯也足以表达出非常明显的意思——这家伙差不多快活到了魔族寿命的极限,弄不好死亡日期就在最近这一年半载。

“陛下,参见陛下,没想到啊没想到,老朽这把年纪竟然能见到陛下本人,真是、真是……”

镇长见到陆祺带来的魔王头盔后,表现得十分激动,颤颤巍巍的要跪下行大礼。

“别别别!”陆祺赶忙劝住了对方,她真怕眼前这位镇长会突然死在她面前,那可就真是要了命了,“坐下说,坐下说。”

等到双方都坐下,陆祺这才说明来意,镇长一边听一边喘,中间还有几次长时间的停顿,弄得站在陆祺旁边的塞瑟都跟着提心吊胆,恨不能自己替镇长呼吸。

“陛下,还是让我来说吧,我是吴克,镇长的孙子。”

跟着镇长出来的,除了两个仆从还有一名年轻一些的魔族,以人类的标准去看,对方大概只有20多岁,但要是以魔族的年龄计算,他大概在120-240之间。

“我们这边原本是有一些储备的,但是白城主走的时候,想要带一些东西当礼物送人,于是他留下了金币,买走了我们的所有库存。”

吴克说完之后,耸耸肩,顶着陆祺的审视继续开口。

“他是白毫城城主,黄昏镇是白毫城辖内附属,白毫大人想买,我们也不好不卖,而且当时并没有人告知我们关于荒原村以及陛下您的消息……很抱歉,当时爷爷的身体不好,我们都很心焦,根本无暇顾及没有送到面前的消息。”

陆祺挑挑眉,示意对方继续,吴克的话她只信一半,他爷爷不知道这点是真的,因为那个老魔族面上流露出非常自然的惴惴不安,而且考虑到对方的身体状况,是非常有可能被瞒住的。

但要说吴克不知道魔王来了,陆祺百分百不信,荒原村被烧、她俘虏了那么多贵族少爷小姐,这种事对方不可能不知道,毕竟那么大的镇子总要有人负责才能正常运转,指望那位呼吸都困难的老魔族明显不现实。

似乎是看出陆祺的不信任,吴克继续解释道:“我可以在魔神面前发誓,白毫大人只是单纯地说想要买礼物,我们虽然觉得有些奇怪,毕竟那些东西都是过冬的库存物资,用来送礼物既没特色又不昂贵……但他毕竟是我们的上官,谁会违抗上官只是有点奇怪的需求呢?况且他还给了那么多钱——我和祖父都愿意将这笔钱献给陛下,只希望陛下可以饶恕我们之前不知情的罪过。”

“老朽的确是刚知道荒原村遭到了无妄之灾,原本也想着送些东西和钱过去,没想到陛下就到了镇上,真是惭愧啊、惭愧。”

老魔族断断续续说完了这段话,“呼哧呼哧”的声音响得仿佛个破风箱,很显然这一老一小没有想为白毫背锅的意思,他们只不过是镇长和镇长继承人……候选者之一,根本不想参与上层贵族们之间的争斗。

或者说,他们想参与也无能为力,以他们这种实力,一不小心就会陷入漩涡尸骨无存,所以白毫城城主提出要求时他们无法拒绝,而现在陆祺来了,他们也选择实话实说,并准备奉上自己能付出的最大诚意。

陆祺很了解这种人,标准的骑墙派,谁强大、谁在眼前就服从谁,这种人在自己占据上风的时候会是很好用的下属,但一旦处于逆风,那就是最先考虑会沦陷的地区。

“我知道了。”陆祺也不为难这一老一小,同样也没拿走他们贡献出来的金币,这玩意儿暂时用处不大,还不如留在对方手里更有利用价值,“你们尽量用你们的渠道多买一些过冬用的物资,以及更多的食物,不足的部分我会补上,至少要保证300人能活过这个冬天。”

吴克和镇长诺诺点头,表示自己会倾尽全力去为魔王办这件事,只是需要一点点的时间。

陆祺对此表示理解,又闲话了几句之后,她带着人离开了镇长府。

“陛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眼见没从镇长那边拿到物资,跟陆祺前来的人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家园缺乏物资无法重建,且在凛冬之日到来之前没办法弄到足够的食物和保暖品,他们就变得焦躁不安。

“能怎么办,凉拌呗。”

陆祺冷哼一声,她想做个好人来着,跟人家公平买卖,结果呢?人家不领情。既然所有的正途都被堵死,那她也只好去干点不方便跟外人说的事了。

“先找地方吃饭,稍后听我的计划。”陆祺淡淡开口,“今天我们说什么也要带着东西回去。”

陆祺的话仿佛一剂强心针,让所有焦躁的人都恢复了平静,他们对陆祺有着超强的信任感,觉得自己解决不了的事,对方一定可以做到。

带着人找了个饭铺,陆祺招呼着人点了一大堆东西,吃饱喝足之后,他们还打包带走了不少。

“带着路上吃,这一路可是要走半天的。”

“我要带回去给妹妹尝尝,她还没吃过镇上的东西呢。”

“我也是,我也要带回去给家里人吃。”

“你们厉害,我估计半路上就会饿到都吃光了。”

“可惜白来一次,根本没买到什么东西。”

“那家店的老板不是说过一阵会进货吗?我们过几天再来就好了。”

“希望如此,希望我们下次运气好点。”

……

村民们说的话都是陆祺吩咐的,做出一副买不到东西只好回家的样子,给那些可能存在的眼睛看,让他们心存大意,晚上别那么警惕。

——看,她都说了,过几天要来再碰碰运气,把这次没货当做了是巧合,那又何必那么警惕呢,过几天施舍点东西出去,这样能溜魔王大人一个冬天呢。

等离开黄昏镇,陆祺带着人往荒原村的方向走了约3里左右,这才停在之前她特意留心过的一片荒草之中。

这片草很茂盛,从外面很难发现有人坐在里面,如果对方再降低音量不乱动,就是一个天然的隐蔽场所。

“塞瑟带6个人去粮食店,宿辛带6个人去药材店,夜辉带6个人去布匹店,其余的人跟着我,去皮货店外面等着。”

陆祺一边画地图,一边安排着众人的路线,她在第一次逛黄昏镇的时候就记住了部分建筑和路线,这次过来之后因为存了想法,就更加留心周围可用的位置,刚好现在都用上了。

“所有人都隐藏身形,我没到之前,任何人不许离开或者擅自行动,否则失败的后果将由你们自己负责!村民们能不能顺利过冬,拿不拿得到东西,就看今天晚上的行动——听明白没有?”

“遵命!”

“听明白了!”

“放心吧,陛下,我们保证听话!”

村民们纷纷应和,没人觉得陆祺的想法有什么不对,他们就是需要这些东西啊,再说又不是不给钱。

……

……

就算不给,魔王拿自己领地上的东西,好像也是合法合理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