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锦绣华朝 一叶之冬 > 生气

生气

小说:

锦绣华朝

作者:

一叶之冬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12-03

李娘的话说完,众人皆沉默了起来,沈佑在大朝子民心里有特殊的存在。

可是,沈姜凝说道:“纵使他与你一样,生逢悲苦之事,也不是你们枉害无辜之人的借口。”

李娘仰天长笑,笑的累了,才昂起头颅,“杀了我吧!我是不会告诉你们任何事的。”

李谨还没有说话,一根利箭从远处射来,刺中李娘的心口。

沈姜凝看到,李娘好似解脱了一样,眼里竟带了点笑意的离去。

他们回头,看站在远处之人,蒙着面,反身离开,李谨去追,沈姜凝拦住了他,恐有埋伏。

前面就是巧关,沈姜凝看着李谨,不知道他现在准备如何做,走巧关,比束安更快到河谷西,这样冒险,牺牲掉一些性命,还能分一杯胜利的果实。

这回去,绕道,去接应束安,只怕即使赶上了,那边战役也结束了。

李谨没有犹豫,看了一眼巧关,扭头对着剩余的士兵说道:“返营。”

看来是选择绕道走佛子岭了。

归途总是比来的时候也快些,不过一日,就重新回到密云县。

那几千士兵看原路返回,之前说的那些豪言壮志,就如同狗屁一样,个个瘫软在地,一副不愿起来的样子。李谨也不多废话,只说着,说愿意与他一同前去做后方增援的,就立刻跟上。一番话后,也不去看他们,与县令交代了几句,不敢耽搁,重新备好辎重之后,立刻出发,走佛子岭去往河谷西。

愿意和他一起出发的,不足二百人。

越往北,山路崎岖,温度也越来越低,才十月初的季节,天空就开始飘起了雪来。

这路也变得更加不好走了起来,这几百名士兵个个垂头丧气,这前不着地后不着村的地方,他们已经走了七八日了,恐怕这杖啊!早就打完了。

哎,早知道这么慢,还不如回晋州,安安稳稳过舒服的小日子去。

沈姜凝杵着木棍,慢慢的走着,她艰难的呼吸着,每吸一口气,都很艰难,但是她不想成为李谨的拖累。

天黑了下来,士兵们架起了篝火,李谨带着几个兵去前方探路还没有回来。沈姜凝走到篝火那边,瞧着士气低迷的士兵,喃喃道:“你们可听过李大人的事迹”

围坐在篝火旁的士兵,有几个点了点头,“我听说,李大人以前是贱籍,因救驾有功,才有了平民身份。事后科举考中,当了督察使,后来一步步的当了转运副使。”

沈姜凝点了点头,“那你们说,李大人现如今能当上晋州转运副使,靠的是什么。”

一名士兵呵呵一笑,随后说道:“我听说,李大人与郡主交好,我猜这些机会多半是郡主给的。”

其他人附和:“是啊!不然凭他一个没权没势之人,如何在这短短几年之内,当上了晋州转运副使”

沈姜凝向四周看了看其他人的反应,她问道:“你们都是这样认为的吗?”

一开始介绍李谨的那名士兵,低着声音说道:“我是荆州人士,鲁公一族也我们那颇有威望,他们修书立道,虽说也修建学堂,帮助当地孩童有学上,有书读。但也仗着自己是百年士族后裔,在当地也是趾高气扬,若是有其他儒生与他们不一样的想法,就是大逆不道。

我们也是敢怒不敢言。

李大人初来荆州的时候,我们当地百姓,都不相信他会处置鲁公一族。

而且李大人那时是只身一人来荆州的,一开始鲁家人就想先给李大人来个下马威瞧瞧,在路上埋伏,却被不想,根本不是李大人对手。

后来,听说李大人抓住了鲁公一族的把柄,就连荆州知府也不管偏帮,我想,李大人敢一个人来荆州,多少是有能耐和魄力的。”

沈姜凝思绪万千,呆呆的不说话,她想起之前的种种。李谨还真是个攻于算计之人,又是一个十足的大笨蛋。

为了给她报仇,来这里。

“沈姑娘!”

沈姜凝回过神来,才慢悠悠的继续说着刚才的话题,“是啊!我与李大人相处有些日子,最是清楚他这半年来经历了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们,他现在的成功,绝不是靠郡主提拔,而是靠这里”她指了指自己的脑子,“他帮助束大人解决西川难民一事,查出霉粮一案,又有多少人知晓,他做了多少。这一入京城,不升官反而降了官。

若是你们,心中可有怨言。”

士兵们点了点头。

沈姜凝说道:“李大人却是不愿,因为他位卑言轻,他所在的不是为了那一官半职,而是解百姓之忧,他所希望的是大朝子民能过上好日子。而一时的失利不算什么,运筹帷幄,砥砺前行,属于他的终会是他的。”

“我知晓你们愿意跟着李大人走这条路赶往河谷西,八成是赶不上了,可是安稳的待在晋州,就有出路了。你们应该知晓,比机会渺茫更可怕的是,按兵不动,坐等机会来临。”

沈姜凝说完,便起身离开,刚站起,就看到了李谨正站在后面看着她,方才她说的那些话,应该都听到了,她低下头,觉得有些羞涩。

李谨身旁站着的士兵,耐不住好奇,伸长着脖子问道:“大人,你这与沈姑娘是什么关系啊!”

李谨想了想,他和沈姜凝是什么关系?朋友,知己还是什么。这一路也多亏她的帮助,他才能解了安危。

这一次出来,虽然还是没能知晓黑衣人的幕后统领是谁,但是,能帮她报了仇,也算了了一件她的心事。

所以是不是她回京之后,就会与他道别,回锦州去了。她不喜欢京城,不喜欢这些尔虞我诈,更不喜欢杀戮,他都知晓。

他们注定不是同一路人。

李谨轻声回复:“合作伙伴”然后转身忙其他的事情去了。

有了沈姜凝方才的那些话,这一百来号人,多少也打气了精神一些。

后面的几天路,少了一点抱怨,进程也加快了许多。当他们赶到河谷西的时候,战役已经结束。

安夏国被束安从后方出现的士兵,打的措手不及。前方三皇子带的主要兵力,乘安夏国后方乱了之际,趁机进攻。很快河西一带被整个收复。

三皇子的军队攻占河谷一带后,并没有继续进攻,而是要求安夏国国主必须给我交代。

这一等几天,安夏国传来国主突然驾崩的消息,而新任的国主是之前失踪的四皇子完颜阿复。

完颜阿复当上国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大朝国请罪,特献百匹良驹赔罪,共结百年友好。

三皇子见安夏国服国丧,便领兵退回河谷东地带。

这一场河谷战役,并没有多少人员伤亡,大费周章,犹如一场闹剧一般。北烈的军马守在京翼一带,眼看这战竟然没有打起来,还比之前的关系更好了,又悄悄撤了兵。

赵毅德大喜,命三皇子担任京兆尹,束安协助有功,赐宣威将军。

而李谨什么也没有。

“姜凝,又见面了”

沈姜凝正帮助士兵重新编录军册,他们带来的一百来人,归到束安的部下,现在河谷东扎营,等候调度。

她放下笔,抬起头,刺眼的阳光,照着她睁不开眼,李谨站在前面,挡住了阳光,她才看清束安。

束安要比在西川的时候,更显威风凛凛一些,也是现如今他可是要比他爹都要官职高一些了。

沈姜凝叫了一个人过来,让他继续登记,起身迎接,躬身行礼。

“姜凝,和我还做这些虚礼做什么。”束安走了过去,周边的士兵,皆扬长了脖子看这边情况。

“啊!不会沈姑娘其实与束将军才是一对吧!”

“你没听到吗!方才束将军可是直呼沈姑娘的名讳了,而李大人一直都是只称呼她为沈姑娘的。”

“啊!倒是可惜了,我倒是看着,李大人与沈姑娘才是最相配些的。”

“你倒也不瞧瞧,李大人现在的身份能与束将军比吗。”

这些话,落在后面一些的李谨,都听了进去,他瞧了瞧前面的两个人,比肩走在一起,沈姜凝和束安在一起,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比和他在一起,要安全多了。

“姜凝,那个颜复居然是安夏国四皇子,你此前知道吗?”束安一路上,一直以为颜复只是与李谨相熟的朋友,到了河谷西,打赢了战之后,在宫门大迎之下才知道了他是安夏国四皇子完颜阿复。

这个人的城府可真深啊!

姜凝点了点头。

束安停下脚步,站在原地,摸着鼻子,掐着腰思考,看着李谨过来,他走过去,拦着他的臂膀问:“老实交代,这一次仗,是不是你和他合着伙搞出来的。”

李谨打掉他的手,寒着一张脸道:“走,换个地方说。”

束安看李谨离开,摊着手问沈姜凝,“谁惹他气了。”

沈姜凝摇了摇头,“你多虑了,李大人一直这样。”

束安摆手,“不可能,我和他相处这么久,他皱皱眉头,我都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不高兴的时候,眼睛会微缩。”

沈姜凝想狐疑,“有吗?”

束安十分肯定,“有,而且还与你有关,他刚才还眼睛瞥了你一眼。”

沈姜凝指着自己,“我,束将军怕是多想了,我今早一直忙碌,也是刚刚见他,连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呢!”

束安抿唇,“那因为什么呢?”

沈姜凝想着,还能为什么,你多想了呗。她抬脚就走,边走边说道:“束将军还是先跟上吧,不然等会,李大人就真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