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时光夙愿 晔程晔 > 2. 第二章

2. 第二章

小说:

时光夙愿

作者:

晔程晔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11-27

现天下分北周,南晋,西蜀,东海,前朝因苛捐杂税、买卖官位导致四处起义,而后各个起义军队汇总成团,分出四国各自占地为王,虽战乱不断但也可在各自政权之下调养生息。

而最后划定界限的一战则是唐苒两岁时的那一场战役,输了。但唐驰将军并没有割地,而是陈靖宇将军死拖守城,等援兵赶到又重新与西晋一战将南十城划于北周。

北周边域确定后四王共议绘制天下之图,期间大小战乱不断,等與图绘制完毕各国边域才算正式确立,此时唐苒已经六岁了,唐驰才正式坐上龙椅称帝,但一些细小之处仍有战乱争议不断,而南十城便是这样的地方。

当时情况紧急,又因唐苒体弱所以父母将唐苒嘱咐给母亲身边的管事姑姑,本应在唐苒六岁时接唐苒回宫但又因分派封地,宫中士族与白衣,武将与文官的一系列问题尚未解决故迟迟未能接唐苒。

知晓了这些的唐苒又如何选择,唐苒的身份也就注定了她逃不脱这个国家的兴亡,而唐苒的到来究竟是这世间的福还是祸。但不论如何,她都得从启蒙开始,唐苒:唉,不想学习,只想摆烂。

宋姨将唐苒的身世告知她之后又写了一封信寄回皇宫,信里自然也提到了隔壁的和尚。

于是唐苒的每日作息变成了宋姨教唐苒识字读书,以及新来的吴玥师傅教唐苒骑马射箭等……

唐苒觉得,吴玥师傅认识那个和尚,或者说他们都互相认识,所以陈初的身份显而易见,只不过需要再确认一番,如果是,那在不确定皇帝和陈将军具体关系的情况下她得考虑好以什么态度面对陈初。

于是下了课唐苒便又翻墙去找他,“陈初!”唐苒骑在墙上对他喊道,“我有重要的事告诉你!”他抬头看向唐苒,像是被阳光刺到了眼睛一样,转过头去说“你赶紧下来吧!”

唐苒偏了偏头,这人真奇怪,然后利落地从墙上跳下来。拉着他跑到殿内,自从吴玥师傅来了他们三个大人就经常消失,或者是留宋姨照看唐苒们两个小的,所以唐苒总是下午去找陈初,有时会敲敲门,但更多时候是翻墙,因为这墙真的太好翻了,唐苒甚至在院外把石头堆成了个楼梯。

唐苒拉过两个蒲团,拍了拍让他坐下,靠近他耳边说:“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能给别人说。”陈初点点头,唐苒继续说道:“我偷听到了。”陈初变了脸色问:“偷听了什么?”唐苒看了看他的神情暗想到:看来八九不离十了。

唐苒眨眨眼问:“你是陈将军的孩子吗?”陈初脸色更奇怪了,问唐苒:“你怎么知道的?”唐苒:“猜出来的。”陈初又问:“然后呢?你想说什么?”唐苒将脖子上的长命锁勾出来给他瞧,“呐,你看,它边上刻有陈字。”

陈初好像呆住了一样,发愣了半天说:“你家没给你说什么吗?” 唐苒将长命锁塞回去说:“没有呀,要说什么吗?”

陈初看了唐苒两眼,冷言冷语地说:“没什么。”唐苒皱皱眉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说:“怎么又突然没什么了?”

陈初不知是气的还是怎么了,气的脸都红了只说了一句:“还给我。”

“什么?为什么还给你,你这个和尚不讲理!我不给。”唐苒不知为何也突然上来了一番小孩子脾气。陈初突然站起来,跑到书桌旁的一个箱子里,拿出一个盒子走到唐苒面前递给唐苒说:“给你!”

唐苒接过盒子打开一看,和自己的长命锁是一样的,只不过边上的小字变成了唐,唐苒沉默了半天,人不能,至少不应该,这么倒霉,舞到正主面前了。

唐苒试探着开口:“也许你还有个哥哥?”陈初气笑了:“呵,怎么?想起什么了?”

唐苒现在就是后悔:我真傻真的,我单单只知道和陈将军家小孩有娃娃亲,独独没想到那人就是面前这一个,而不是什么哥哥弟弟。

陈初又说:“家长大兄已娶妻,而这个长命锁的主人是我。”……啊……

唐苒对他笑着说:“我又不知道呀,唐苒一开始还以为我爹是陈将军呢!”陈初冷静下来说:“那你现在知道了。”

那可不是不知道了,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这个长命锁你打算怎么处理?”陈初指着盒子里的长命锁问。

唐苒想了想还是说:“要不,还是先这样吧?毕竟家长不在也不好私自调换,如果最后我们都不喜欢对方那就退掉吧。”陈初点点头将长命锁收好,心里却好像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唐苒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陈初,那你也是知道我的身世的了?”陈初突然想起来这几个月从未以待宫中贵人之礼待她,不由得尴尬起来,只得点点头。

“那你知道宫里究竟是什么情况吗?”唐苒又拖了个蒲团垫在地上躺着问到。

陈初见她如此直接躺在蒲团上默默拿了软垫放在她头下,而后回答说:“宫里,陛下是很好的人,经常会和我爹一起喝酒,然后一起被自家夫人骂。有时也会和我爹抱怨手下的人不中用,别人贿赂一下就变了,也会说老派士族们权力过大,是时候又新贵出现了。宫里皇后娘娘也就是你母亲,身体一直不太好,经常头晕乏力。你嫡兄长有两个,太子殿下今年刚娶妻,二皇子今年十五岁了,他们都挺好的。姜贵妃是姜氏一族的庶女,颇有才名在外,她名下有一儿一女,是龙凤双生胎,三皇女和四皇子今年都五岁。”像是想到了曾经与家人相处的画面陈初脸上多了一分笑意。

唐苒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不由得愣了愣神,问:“陈初,你今年多大呢?”陈初见她如此又想起了二人的婚事,局促着回答:“今年满十三岁。”

唐苒看着他的表情叹了口气心想:还是未成年啊,娃娃亲果然害人不浅。谁知心里想着,嘴里却念叨出了声。

陈初愣了片刻问:“女子十四及笄,何来未成年?”

唐苒忍不住与他说:“「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然虽说女子十四及笄后可孕而有子但此时女子体弱,若是有孕则伤母本。「三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四七,筋骨坚,发长极,身体盛壮。」这时才是最好的时期。”。

陈初呢喃说:“虽说如此但如今世人皆是如此。”唐苒反言:“从来如此便对吗?”

陈初不知话题如何偏离至此只好点点头草草结束话题,但他心里却想到:原来是这样,那男子岂不是得二十四?不过与她也恰好差三岁,那.....那就待礼成后年龄到了再.....!!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的陈初耳尖蔓延上一抹淡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