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酸嘢 久桑 > 第 33 章

第 33 章

小说:

酸嘢

作者:

久桑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9-14

距离入夏已有些日子,温度逐渐升高,空气中带着几分暑气。后院的泳池蓄满了水,清澈见底,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斑斓的波光。

林菽挽起裤脚,坐在泳池边,水面没过小腿肚,带来一丝凉意。她抱着速写本,笔尖飞速舞动,与纸张的摩擦下,发出“呲呲”声。

顾怀楚穿着泳裤从屋里出来,肌肉线条流畅,纹理清晰。他简单拉伸后,一跃而起,跳入水中,扬起不小的水花。

好端端地被溅了一身水,林菽看着速写本上晕开的墨迹,用手背擦干眼周的水渍,默默把本子放到一边。

等到顾怀楚靠近之际,她手脚并用,往他身上泼水,刹时,水花四溅,地面湿了一片。

“停。”顾怀楚闹不过她,举手投降。待林菽放松警惕,他钻入水中,游到她脚边,双手抱住她的小腿,作势要将她往水里拉。

“啊——”被猝不及防地一拽,林菽惊叫出声,她死死搂住顾怀楚的脖子,勾起小腿,不想被水浸湿。

“你怎么能偷袭呢?”林菽忿忿,她额间的头发被打湿,眼睛瞪大。不知怎的,顾怀楚联想到了刚洗完澡的“汤圆”,忍不住笑出声。

“兵不厌诈。”他嘴角勾起,慢悠悠地说出这四个字,睫毛带着水珠,浅色的眼眸中蕴含笑意。

顾怀楚抱住林菽的大腿后侧,将她举过水面,林菽双手搭在他的肩头,四目相对……

“林菽。”顾怀楚轻声叫她的名字。

“嗯?”

“之前说的温泉酒店,一起去吗?”

“好啊。”林菽看着顾怀楚的眼睛,嘴角带着弧度,语调上扬,尾音缱绻。

——

虞城机场

“飞往麓南的乘客注意了,请到……”广播内重复播报着值机信息。

他们就呆两天一夜,需要的东西不多,只有一个小箱子,无需托运。林菽一上飞机就困意上涌,她握住顾怀楚的手,轻声说:“我先睡一会儿。”随后靠着椅背,安然入眠。

顾怀楚无奈地笑,他问空姐拿了条毯子替林菽盖上。一只手被握住,虽有些不方便,但他也不挣开,任凭她牵着。

从虞城到麓南只需两小时,林菽一觉睡醒,飞机已经在准备降落了。她的意识还未完全回拢,全程被顾怀楚带着走。

突然,肩被拍了拍,一个轮廓立体,留着长发的男人走到她和顾怀楚的面前,操着一口蹩脚的中文,向他们展示相机的屏幕。

“我是摄影师,在飞机上看到,你们,觉得非常迷人。”说着指了指屏幕里的照片。

照片里林菽闭着眼睛,头微微倾斜,顾怀楚正俯身替她整理身上的毯子,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眼底温柔。他们的手紧握着,无名指上的戒指闪着微光。

“这张照片,给你们,”男人试图表达他的意思,“怎么发?”

顾怀楚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指着上面的邮箱,和他解释,“可以发到这个邮箱,照片我很喜欢,谢谢。”

男人的脸上露出笑容,深蓝色的眼睛里好似汪了一片海,他接过名片,冲两人挥手,“seeya.”

等他走后,林菽拉了拉顾怀楚的手指,好奇道:“你怎么出来玩儿还随身带名片呢?”

顾怀楚牵过林菽的手,淡淡说,“习惯,每件衣服里都会放几张。”

温泉酒店临海而建,风格偏欧式,门口左右各立着一根罗马柱,柱体上镶了金边。

林菽看着这恨不得整墙贴满金子的浮夸风,已经能想象到室内会是怎样的光景。

“果然不能期待纪白的品味。”顾怀楚笑着调侃。

正如林菽所想,套房的装修风格几乎要把“情侣”二字发挥到极致,床上用玫瑰花瓣铺成心形,地板上摆了一圈蜡烛,围成“520”,灯光中透出桃粉,房间笼罩着朦胧的暧昧气息。

两人看了一眼后,默默地关上了门。

“换房间吧。”顾怀楚开口,表情一言难尽。

“同意。”

默契地达成一致,顾怀楚联系前台,换了一间普通的套房。少了不必要的装饰,整间屋子都明净了许多。

林菽躺倒在沙发上,用手臂遮住眼睛,低声呢喃,“困了…”

顾怀楚上前捏了一把她的脸颊,眼里带笑,“你都睡了一路了,还困?快起来换衣服,我们出去走一走。”

林菽放下手臂,她用脚勾顾怀楚的小腿,嘴角噙着笑,“你不想睡觉吗?”她眼神直勾勾的,带着恶作剧的促狭。

顾怀楚直接抓住她的脚脖子,低声说:“别招我。”

林菽一激灵,连忙收回腿,笑着推开他,“逗你的,这就起来。”说着她撑着沙发坐起,打开行李箱拿换洗的衣服。

难得来海边,林菽换了套清凉的行头,吊带配热裤,外头搭了件防晒衬衫。

顾怀楚看着她露在外头的两条白皙修长的腿,眉梢微挑,“腿不怕晒?”

“涂防晒了,”林菽顺着他的视线左右看了看,“走吗?”

顾怀楚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牵起林菽的手,轻声说:“走吧。”

还没到旅游旺季,海边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接近黄昏,温度适宜,风习习吹过,带着海水的咸香。沙子细密,踩在脚下松松软软。

林菽和顾怀楚手牵着手,在海边漫步。

“我们结婚都快一年了诶,”林菽踢着沙滩上的贝壳,感慨地说,“时间过得真快。”

“嗯。”是很快,顾怀楚暗暗地想。

“我还没问你,当初在露台上,为什…”林菽的声音滞住,她考虑措辞,继续说,“为什么突然向我‘求婚’呢?”

这个问题她好奇了很久,毕竟像顾怀楚这样家世长相能力一一具备的优质男性,应该不着急结婚才对。

顾怀楚轻笑一声,“为了躲避酒桌文化吗?”

林菽听到这个答案,眉间的困惑加深。顾怀楚解释道:“应酬免不了要喝酒,刚毕业那几年为了投资,几乎每天都会喝个烂醉回家。”

“有一次谈项目,遇到李斯…”顾怀楚顿住,观察林菽的表情,她果然想起了季宁,眼神飘忽。

顾怀楚捏了捏她的手心,继续说:“有人敬酒,他推脱了,说老婆不让喝,旁人也没法强求。那是我第一次觉得,结婚挺好的。”

林菽闻言,嘴角噙着笑,“所以你结婚是为了躲酒?”

“算是吧。至于为什么是你,”顾怀楚看向林菽的眼睛,“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或许是因为直觉吧。你呢,你为什么会答应?”

“因为想让我妈放心,也想活得自由点。”

太阳正在缓缓落下,与海面相接,金波泛起,宛若鱼的鳞片。林菽的视线捕捉到了这一幕,眼里充满惊艳。橘色的光晕笼罩着她,增添了几分朦胧的美感。

顾怀楚打开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刻。

林菽听到“咔嚓”一声,回头,正巧看到他收回手机。林菽伸出手,“拍我了?给我看看。”

顾怀楚把手机放回口袋,笑着摇头。

“是不是把我拍的巨丑?你这个高度拍肯定是头大身子小的。”林菽说着就要抢,顾怀楚躲过,小跑向后,步子迈得不大,但每次要被追上时就加快速度。

“你怎么能欺负一个病人呢?”林菽叉着腰控诉,她担心喘得厉害,没敢跑太猛。

“你不追我不就完事儿了?”顾怀楚挑眉,嘴角带着漫不经心的笑。

“好好好,不追你了,”林菽举手投降,“差不多可以回去了。”她若无其事地向顾怀楚靠近。

顾怀楚正要牵她的手,林菽出其不意,勾住他的脖子,用脚轻轻一扫,一个重心不稳,两人向地上滚去。顾怀楚担心林菽伤着,主动当肉垫,感受到胸前的冲击,他轻咳两声,笑着说:“你怎么还偷袭呢?”

林菽从他的口袋里掏出手机,用原话回敬:“不是你说的吗?兵不厌诈。”

她翻开相册,找到顾怀楚拍的照片——是一个侧脸的特写,发丝随风舞动,落日的余晖为她的轮廓镶上金边。

林菽枕着顾怀楚的胳膊,好奇,“这不是拍的挺好的吗,为什么不给我看?”

顾怀楚拿回手机,嘴角勾起,“这是我老婆,凭什么你想看就看?”

林菽忍俊不禁,把头靠在他的胸膛上,耳边传来有力的心跳声,眼里含笑。

海水拍打沙面,“哗哗”作响,天色渐晚,空气微凉。天地间静得仿佛只剩他们两人。

回到酒店后,林菽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默默拍了拍头发,沙土如同雪一般簌簌落下。

“谁让你一言不合把我往地上扑,”顾怀楚见她一脸苦闷,揶揄道。

林菽在卫生间收拾了半天,她裹上睡袍出门,正好听到手机铃声响起。

接通后,对方自报家门,“请问是您是《逐风》的作者吗?我是博亚影业的制片人黄俊,我们想要将您的漫画改编成电影,能约个时间聊聊吗?”

林菽沉默片刻,消息来得太突然,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对方见她没有吱声,贴心地给出建议:“要不这样,您先考虑考虑,或者我们见面聊?”

“我先考虑一下。”林菽淡淡道。

“好嘞,等您消息。”

博亚影业,林菽看过不少他们出品的电影,班底雄厚,制作精良,口碑极佳。想要提高作品知名度,改编成电影的确是不错的选择,她很难不心动。

但是毕竟次元有壁,用真人出演的效果如何很难预料。若是效果好,那必然是“得道升天”,若不好,……她不禁打了个寒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