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大宗师(武侠) 徐有猫 > 第 156 章

第 156 章

小说:

大宗师(武侠)

作者:

徐有猫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12-07

“顾西,你要知道……”等星沉轻轻地叹了口气道,“你之前没有遇到可以交心的朋友,所以觉得留在我的身边至少还有个可以陪你说说话的人,所以才舍不得离开。可是谁能保证之后……”

“不是。”顾西洲毫不犹疑地打断她的话道,“不是陪我说话的人,是我喜欢的人。星沉,我从没有那样说过,不要曲解我的意思。”

“我……”

“如果你担心的是未来还会有其他你觉得更适合我的人出现的话,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再也不会了。”

再也不会有一个小姑娘,大半夜地推开窗子,丢给他半本秘籍只是为了和他成为朋友;再也不会有一个小姑娘,同他的名字较真,每次见面都能给出不同的说辞解释;不会有人在他被所有人抛弃的时候,请他喝上一坛酒,陪他聊整晚的天;也不会有人在他最茫然的两年陪着他,看他那些幼稚的信,还认真地给他回复;不会有人再……

“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一起走了那么长的路,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了。星沉,现在离开,你怎么舍得?”顾西洲叹了一口气道,“如果你担心这份感情在未来会不复存在,我知道我如何保证,你也难免会有怀疑。可是如果你担心我会离开,或者不在像现在这样守在你的身边,那我可以发誓,绝对不会有这样一天的。”

“就算到时候,你不喜欢我了。”

“就算到时候我……”顾西洲张了张嘴,那后半句话却难以说出口,甚至他只要稍微想一想,都觉得那样的场景荒诞得像是戏台子上演的剧,让人愤怒到想要发笑的程度。于是他换了一种说法道,“无论我们之间的感情怎么改变,我都不会离开你。”

“你发誓……”

“我发誓。”

“顾西。”

“嗯?”

“顾西。”

“嗯。”

等星沉俯下身,在顾西洲的唇上蜻蜓点水的碰了一下,轻声道:“我信你这次,别让我失望好不好?”

“我答应你,星沉。我爱你。”顾西洲抬起没有受伤的右手,扣住她的后脑,把人按向自己,微微仰起头重新吻了上去。

——————

等星沉掏出怀里的手帕,放到河水里浸湿之后递给了顾西洲。只是这个季节天气还算不上凉,所以这块手帕能起到的冷敷作用实在有限。等星沉看着顾西洲肿起来左手肘,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顾西洲抬头看向她,笑着安慰道:“这点小伤不要紧的。飞雪已经去向财神阁的人报信了,估摸着最多一两天,他们就会找来的。”

“我知道。”身上的擦伤虽然多,但是都不严重。手肘的扭伤和后背被树枝划出的一道鲜血淋漓的口子是最严重的两处伤了,不过顾西洲自己刚刚也检查了,没有伤到骨头,不是什么要紧伤。“不过还是觉得心里沉甸甸的,不大痛快。”等星沉道。

顾西洲从她手中接过帕子,拿着它却并没有去处理伤口,反而是仔细地将等星沉湿漉漉的双手擦干净,开口道:“星沉,你为我担心,我很高兴。”

“担心么。”等星沉喃喃了一句,片刻后又看向顾西洲,抓着他的胳膊道,“顾西顾西,你快点好起来吧。”

“好。”顾西洲笑着应了。怕她坐在一边自己一个人又想东想西了起来,便从怀里掏出一瓶金创药,递给她道,“后背的伤口我够不到,帮我上药好不好?”

等星沉接过药瓶,见顾西洲身后的原本已经凝固的伤口,因为刚刚脱下衣服检查扯动了黏在伤口上的衣服,又重新渗出了血来,狰狞的红色一道,在宽阔的脊背上显得格外的刺眼。

“疼不疼?”等星沉问道。

顾西洲摇了摇头,刚要说话,就感到一股细细的暖风轻轻地吹过他的后背,他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哆嗦,想也没想地立刻转过身,握住等星沉的手腕,阻止了她的行为。但是对着后者疑惑的目光,他呐呐了半天,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别动,当心伤口裂开。”等星沉道。

“星沉……伤口不痛的。你,你就上药就行了。”

“那你要转过去呀,不然要怎么上药呢。”

“哦,好。”顾西洲支吾应了两声,堪称心惊胆战地转过身去,直到感到药粉均匀地落在伤口上,他才稍微松了口气,将心底的升起的那点心猿意马又重新压了回去。这里席地幕天的,刚刚疯了一次就已经够过火的了,他担心星沉的身体,又加上有财神阁的人随时会找来,实在不适合再做些什么。

上好背后的药,又处理了其他地方的擦伤。等星沉看着他的手肘,想了想问道:“你有带跌打膏吗?”

顾西洲摇了摇头,问道:“剩的药粉还多吗?可以兑些水化开,也有消肿的作用。”

“有。”等星沉说着,就要去河边再装些水来,但是还没起身,就被顾西洲拦住了。只听他道:“别沾水了,当心着凉。我去就是了,顺便找些东西来吃。你中午都没吃东西,折腾到现在,肚子饿不饿?”

等星沉想了想道:“不饿。”

顾西洲还受着伤,让他再去找吃的,等星沉都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分了。可是如果她要自己去找些果子之类的来填肚子,就算不用说她也知道顾西洲是不可能同意她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到处乱走的。反正找他们的人很快就会来了,所以干脆就饿两顿也没关系。

顾西洲见状,轻叹了一口气道:“星沉,你也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什么?”

“如果一件事,你不想说就可以不说,我可以等到你想说的时候。你也可以把你的想法告诉我,我们一起来想办法。可是,你不要骗我,不要对我说谎。”

“我没有骗你……”等星沉的声音在顾西洲的视线中逐渐小声了下去,“好嘛,我答应你就是了。我只是想让你歇一会儿,他们应该早就发现我们不见了,说不定一会儿就找来了呢?”

顾西洲揉了揉她的头发道:“就算不吃东西,我们也要捡些柴火回来,不然晚上的话会不安全。我没事的,就在这附近转一转,不去远了。你要是一个人呆着无聊了喊我一声,我马上就回来。”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等星沉提议道。

“啊。”顾西洲听了她的话,下意识地扫了她的腰一眼,随即摇了摇头道,“能走动了吗?我一个人没关系的,如果不舒服的话,就在这里歇一歇吧。”

等星沉道:“我在后面远远地跟着你就行,你走慢一点就好了。”

“这样也好。”顾西洲拗不过她,有想到原本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他也不放心,跟着去也好。于是他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两个人慢悠悠地在这个山谷里逛了起来,那闲情逸致的样子,不像是在这里遇到意外暂时无法脱身的,反而像是特意来这里游玩的。

虽然现在他们位于巴蜀,气候还算宜人,但毕竟也已经是秋天了,山间的草木也都褪去了绿意,放眼望去已经是一片金黄。不过这个季节用来打猎是最好不过了,动物成长了一年,正是膘肥体壮,最为肥美的时候。加上马上要到冬季了,需要储粮的动物都开始活跃了起来,想要抓到猎物也比其他季节要容易些。

不过遗憾的是顾西洲并没有专门用来狩猎的弓箭,在加上他左手活动起来不太方便,便也只能捉些小型的动物来填肚子。他临出发前,便从河边的滩涂上捡了几枚稍大些的碎石攥在手里,走了一会儿,忽然见到不远处的杂草堆窸窸窣窣地动了两下,顾西洲便停下了脚步,手中碎石随手丢出,很快便听到了命中猎物的回声。

“是什么?”等星沉好奇地问道。

“兔子。”顾西洲两步走过去,把它捡了回来拿给等星沉看。他没下死手,因此这兔子只是暂时被砸蒙了,倒也还没断气。

等星沉从他手里接过兔子,顺着它的毛捋了捋,油光水滑的皮毛令她有些爱不释手。那兔子还没缓过神来,就任由等星沉抱着也不挣扎,只瞪着一双黑亮亮的小圆眼,小鼻子一抖一抖的。

“有点可爱。”等星沉道,“要吃它吗?”

“喜欢?”

等星沉点点头。顾西洲便道:“那就留下养着玩吧。我们再往前走走看,能吃的东西应该还有很多。”

等星沉也不想他再辛苦,于是看着怀里的兔子想了想,一边顺着它的毛,一边和顾西洲商量道:“它有两只耳朵。”

“嗯?”

“我们一人一个,然后放它走好不好?”

顾西洲听了她的话,哭笑不得地道:“什么?”

“其实它有四条腿,咱们两个一人分两条也差不多够了。不过这样,它就很难活动了,就算不杀他,估计也会死的很快吧。”

顾西洲想了想道:“但它耳朵长得那么长,就是为了能够听清细小的声音。如果没有了的话,恐怕也活不了多久。”

“活不了多久是多久呢?或许我们可以试试看……”等星沉饶有兴致地道。

也不知道是石子打到脑袋的晕眩已经过去了,还好这兔子真的听懂了他们两个的对话,总之刚刚还温顺异常的小家伙突然暴起,十分不满地在等星沉的怀里扑腾了起来,后腿一个劲地蹬着她的手臂,让她几乎抱不住它,只好求助似的看向顾西洲。

顾西洲蹙着眉伸手一把握住兔子的两只耳朵将它拎起来,这兔子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时日无多,张开嘴来露出锋利地门牙,对着等星沉的手就要咬去。但是被顾西洲眼疾手快地制住,他想着等星沉喜欢这个毛球似的的家伙,因此并没有下狠手,不过这兔子倒是自己愤怒地在空中蹬了蹬腿,一口气没上来,全身一松,竟然就这样咽了气。

顾西洲十分无辜地抬起头看向等星沉,后者歪着头想了想,开口道:“这下我们两个不仅没人可以分到两个腿,还能有一个耳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