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卧底后我意外把总裁掰弯了! 桃之幺 > 误会与亲吻

误会与亲吻

小说:

卧底后我意外把总裁掰弯了!

作者:

桃之幺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12-07

【那仿若是一个隐忍已久后迸发出的,小心翼翼的亲吻。】

余孟阳很生气,一是气温少言骗自己在加班,二是气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去酒吧还能随便跟人走呢?

不是领导吗?怎么一点领导成熟稳重的样子都没有?

但一想到温少言喝完酒后可怜巴巴的样子,余孟阳心头又是一软。

总不能……总不能只有自己不高兴吧?

余孟阳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为了温少言的失言而生气,他生气的是温少言骗了自己,还有那句听上去自己决定了一切的——“以后不会了。”

作为一个每次都被领导指明参加各种征文比赛的选手,余孟阳很清楚外部矛盾和内部矛盾的解决顺序,于是一个眼风扫向了周铖。

“是你想带走温少言?”

周铖无奈一笑,他压根就不清楚前因后果,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但说实话他并不讨厌余孟阳。或许是因为他年纪看着并不大,又或许是因为他站在温少言面前护犊子的模样,又或者说在他们的身上,他看见了自己和李肖然的影子。

没有挑明的暗潮涌动,只不过他也许永远不会挑明,希望这两个人比他们幸运一点。

这时,周铖看见人群中的那个利落的身影,唇角微扬,就连眼都温柔了许多,他冲着那倒身影招了招手:“这边。”

余孟阳也顺着目光看了过去,挑了挑眉梢:“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为什么还要带别人回家。”

“咳咳咳……”周铖被余孟阳吓了一跳,紧张地看了一眼还没走到近前的李肖然,赶紧连连摆手,“只是朋友。”

余孟阳脸上写满了不信。

周铖生怕这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崽子把自己的秘密给抖搂出来,于是咬着牙轻声道:“我和他的关系,和你和温总的关系一样。”

一样吗?

余孟阳瞄了一眼已经半醉半醒的温少言,俯身轻声道:“配合我一下,别拆我的台。”

温少言只当没听见,谁让他是个醉鬼呢。

朋友啊。

余孟阳摸了摸下巴,等到那个人影走近,突然道:“一样吗?所以你也喜欢你朋友?”看着周铖震惊的表情,他歪着头笑眯眯地,“不是你说一样的吗?我就喜欢温少言呐。”虽然来人戴着黑色鸭舌帽,但是男是女余孟阳还是能分得清的。

呐,想带他家领导走?那我就替你出个柜。

路烨熠一口酒差点喷出来,不过他却注意到了另一个细节,余孟阳说话的时候手捂在了温少言的耳朵上。不过看温少言僵直的模样,也不是没有听见的。

周铖瞠目结舌,没料到自己竟被个小朋友摆了一道,他张了张嘴想解释:“不……”

“你不喜欢我?”听了余孟阳完整宣言的李肖然顿时拉下了脸,“那你想喜欢谁?”他勾着周铖的肩膀,打量着这周遭,最后才看向余孟阳。

酒吧里很昏暗,李肖然仅看清了一个轮廓,但不妨碍他能猜出一点前因后果。

至少,他能感受到对面的这个侧立的青年对周铖并不友好。

李肖然双眼一眯,头往周铖肩膀上靠,佯作抱怨:“这又是你的小粉丝呀?怎么阴魂不散的呢?”

这话一出路烨熠是悔不当初,他要知道这是一个修罗场,就不挑事儿了。

余孟有些吃惊,于是多看了两眼周铖:“你是明星?”

“嘘”,周铖赶紧做噤声状,又拉了拉李肖然,安抚道:“都是误会,这位小朋友误会了我和温总的关系,我们只是朋友。”

闻言,盼着修罗场赶紧结束的路烨熠赶紧点头附和:“之前想带走的少言是别人。”

误会吗?

余孟阳一挑眉,半信半疑地拿起手中的杯子嗅了嗅,登时笑容就变了。

酒吧从来都是喧闹嘈杂的,但路烨熠却觉得周遭的温度骤降。

“我看不是误会吧?”余孟阳这次是真的怒了,将酒杯砰的往桌上一砸,脸上表情尽数退却,只剩下一片严霜。

李肖然伸手拖着周铖坐的椅子往自己身后一带,自己上前一步挡住了余孟阳几乎吃人的目光。

“想打架?”

余孟阳冷嗤一声:“下药不成就来武力?也行。”余孟阳活动活动手腕,扭了扭脖颈。

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让李肖然意外地一挑眉,看不出来,竟然不是个花架子?

他也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眼底闪过了一丝兴奋,难得有人主动动手,他正当防卫总不违反纪律吧?

只有周铖注意到了余孟阳那句话的重点,奈何他比这两位都慢了半拍,等他想开口的时候,这两人已经交上手了。

路烨熠则是忙着震惊竟然真的打起来了,一边赶紧踹装醉的温少言,快醒醒,出事了,你家小奶猫要拆家了!

一记掌风朝着李肖然的肩膀而来,李肖然脚步未动,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已经闪过了这道来势汹汹的掌风,抬手就要擒住余孟阳的手腕。

只是余孟阳更快,见掌风落空顺势由掌变爪顺手握住李肖然的小臂,另一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李肖然的大臂。如果反应慢半拍,一拖一拽之后,李肖然就已经被反扭手臂制伏在地了。

但李肖然的反应显然不慢,他只是有些没想到。

这已经不是花不花架子的问题了,这个是货真价实的练家子。

李肖然一咧嘴,眼底闪过兴味,沉寂的血液也沸腾了起来。

看来,今天是可以打过瘾了。

李肖然也不躲,反手一扣余孟阳的手腕,往余孟阳的方向一送,借着这个寸劲儿就已经挣脱出了钳制。

眨眼间两人就已经拉近了格斗距离,拳掌和格挡间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看得人是目不暇接。

而旁人根本没有插手叫停的机会。

温少言已经站起来了,路烨熠见那架势,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这位该不是打算自家小奶猫打不过时,随时补刀吧?

别人或许不清楚,但路烨熠是在温少言在A国留学的时候认识的,自然知道那时候温少言打过一段时间地下黑拳。

他赶紧叫酒吧保安,虽然现在正在搏斗的两位就是一支保安队都白给。但至少能保证周围顾客的安全,以及保证今天这件事不会有人报警或是录像。

如果说余孟阳的身手给李肖然带来的是惊讶,那对余孟阳而言就是愤怒。

先是下药,后是动手,来人身手越好越说明居心叵测,图谋不轨。

李肖然是被余孟阳挑起了战意,但余孟阳却已是杀气腾腾,招招带着一股血腥的气息。

李肖然皱了皱眉头,他是想好好打一架松松筋骨,可没打算真闹出什么事。

而且余孟阳的招式让他有一股挥之不去的熟悉感。

直到余孟阳身子如鬼魅般一闪绕到他身后时,看着即将锁住自己喉咙的手臂,李肖然突然明白了这股熟悉感——

虽然动作异常狠辣,但底子却是实打实的军警擒拿术。

李肖然准确地判断出了余孟阳的姿势,于是抬肘后击,躲过了这记来势汹汹的锁喉。只是空间太小,李肖然带着的鸭舌帽因他的闪躲而被打落在地。

见这人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余孟阳冷笑一下,欺身上前想要拎住李肖然的领口。

一个拎一个挡,两人的距离被拉得无比之近。

之前被帽子和灯光所模糊的面容也都暴露无遗。

“别打了,都是误会!”周铖无奈喊道,这俩是同个烟花厂的炮仗吗?一点就爆。

不过哪怕没有他这句话,李肖然和余孟阳也都同时停住了动作。

两人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丝的微妙,冰霜化水,但又带着那么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

路烨熠还在摇人,见一转眼战局停了,左看看右看看。

看着他们近在咫尺都呆愣的表情。

该不会……

这两人看对眼了吧?

跟路烨熠有一样想法的还有周铖和温少言。

他们俩对视了一眼,在整个晚上第一次达成了共识。

一人一个往自己身边拽。

李肖然摸了摸鼻子,那他刚刚是不是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宣言?

他的视线从余孟阳的身上挪到了温少言的身上,所以这位是……

“咳,领导,你酒醒了?”余孟阳偏头看向温少言,但这句话已经足够传达更多的信息了。李肖然瞬间了然,收回了目光和余孟阳寒暄的打算。

李肖然是清楚余孟阳卧底这件事的,他作为重案组的组长,卢瑞鑫的案件最早就是他进行的调查,在调查的过程中他敏锐地察觉到不同寻常的阻力,于是汇报林局后将明线转暗线,也才有了后来余孟阳的卧底。

当然,李肖然要是再不收回目光,周铖恐怕就坐不住了。但即便如此,周铖瞄了一眼温少言和余孟阳,还是不太高兴,有什么可看的?虽然也不差,但也没有他好看。

“咳……还是有点晕。”温少言比余孟阳高小半头,展臂将自己半挂半靠在了余孟阳的身上,“刚刚没受伤吧?”

低哑的声线,带着雪莉桶香气的呼吸拍在了余孟阳的耳廓上,酥酥麻麻的爬过许多小电流,一瞬间让余孟阳宛如被柔和的酒体包裹着,耳垂由粉酿至酡红。

“没……”其实也得亏李肖然没有下狠手,不然他俩肯定是两败俱伤。只是,那人如果是李肖然的朋友,怎么会给温少言下药呢?思及此,余孟阳也瞄见了几乎只剩瓶底的酒,倒抽了一口冷气,行动比脑子更快:“你别动。”

李肖然、周铖还有路烨熠眼睁睁地看见余孟阳双手扳住了温少言微红的脸颊,鼻尖凑到了温少言的淡色微张的唇间。

那仿若是一个隐忍已久后迸发出的,小心翼翼的亲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