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长风有归处 语笑阑珊 > 4. 第4章

4. 第4章

小说:

长风有归处

作者:

语笑阑珊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10-04

镖师们虽不知这一行人的身份,但出门在外,总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也没有发火,只解释道:“公子怕是看错了,这是上好的疗伤药。”

“是疗伤药,但是里面加了赤丹花,赤丹花会散精气蚀心脉,连续用上十天,任谁都救不回来。”柳弦安道,“况且他本就伤重,应该会比十天更短。”

“这……公子是大夫?”那镖师头目见他说得有条有理,也不敢轻视,亲自将药瓶送过来,“这药是我们从家里带的,理应不会有古怪,还请公子再仔细看看。”

“不用看啦。”阿宁挡着男人,不让他靠得太近,“连我都能闻出来,说明这里面不仅加了赤丹花,加的量还不少。你们还是尽快将他伤口上的药粉与淤血清理干净,再用绷带包扎好,马上送到白鹤山庄求医吧。”

“我们原本也是要去白鹤山庄的。”这时后头又有一个镖师站起来,“既然这样,也别在这里耽搁了,还是抓紧时间动身。”

头目辨不清柳弦安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但也不敢拿人命开玩笑,更没空判断伤药是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所幸这里距离白鹤城已经很近了,于是匆匆道谢之后,就下令众人整理行装,即刻出发。

镖师们重新抬起担架,在头目一连串的催促声中,几乎是一路小跑着离开了这片树林。

高林拿起佩刀,叫上三个护卫拎着桶,也去了溪畔取水。

待到四周重新安静下来,梁戍才开口:“既会看诊,为何不替他一次治好?”

“王爷误会了,我不会看诊,也从未替人看过诊。”柳弦安解释,“只是能辨出各种药材的气味。”

这对白鹤山庄的少爷小姐们来说,算基本功,人人都是从四五岁就开始学,唯一的区别只在于有人学得快,有人学得慢,而柳二公子,则是因为学得实在太快了,所以任谁都觉得他在偷奸耍滑,哪怕抽考全对,也被大人斥为作弊。

柳弦安没有解释,彼时他年岁尚小,并不太理解先生是怎么判定的,只是盯着那两撇不断飞舞的小胡子,默默后退两步,免得口水喷到自己。挨了一阵骂后,忍不住就摇头晃脑地感慨,果然,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啊,我还和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

仰天而嘘,仰天而嘘。

后来诸如此类的事情,又发生了许多次,柳弦安在刚开始的时候,还曾经试图站在别人的立场上,用他们的眼光来审视自己的行为,看是否当真荒诞浪荡,但后来一想,世人如果用他们自己的想法来作为判断对错的标准,岂不是人人都能有一个标准?既然人人都能有一个标准,那我何必非要遵从他们的标准,而不能遵从自己的标准?

想明白这一点后,柳二公子重新躺回软绵绵的榻上,舒服地长叹一声。

在往后的岁月里,他也彻底放飞,将自己活成了一个飘飘摇摇的神人。一只脚囹于凡人之身,只能踏在红尘里,羁绊着父母亲朋,目睹着生死病痛,另一只脚却借力不灭的思想与精神,高高踩在万丈青云之巅,纵情游于四海,往往乐不思归。

他的世界里有一只白鹤,能随时随地托举日月。

而梁戍和他截然相反。

朝堂倾轧,战场厮杀,桩桩往事足以化成一场大火,将所有年幼时的天真念想烧个干净。他的记忆里是没有鹤露松风的,有的只是权术和屠戮,以及漫漫长夜下的一坛烈酒。

梁戍还记得在自己小时候,曾经见过白鹤山庄的主人,他那阵带了许多弟子来西北援军。战事如拉满的弓弦,自己跟在师父身后,没日没夜率领一批一批精锐的士兵出战,再用担架一批一批地把伤兵抬回来。战火燃起、熄灭、再燃起,血肉撕裂、痊愈、再撕裂,暗红色的夕阳高悬于大漠上方,每一次呼吸都像有火在灼嗓,在某些精疲力竭的时刻,他甚至怀疑自己陷进了一场永远也不会有尽头的惨烈轮回。

阿宁把火堆拨弄得更旺了一些,又从小葫芦里倒出来几粒包好的小药丸:“公子,吃了安神药早些睡吧。”

柳弦安却道:“今晚早睡不了。”

梁戍闻言,眉宇稍稍一动。阿宁没搞懂,还在小声地追问:“为何?”难不成王爷要与公子聊天?不应该啊,我看王爷一直在出神,也没有要主动同我们说话的意思。

柳弦安道:“又有人正在哭喊着朝这边走来。”

阿宁竖起耳朵仔细地听,足足过了老半天,风才送来一丝若有似无的鬼叫。

柳弦安的耳力差不多能和内功深厚的梁戍相媲美,纯粹是因为打小没什么朋友,所以在大段大段孤独的思考中,他学会了捕捉风中的每一丝声音,来与自己作伴。

梁戍问:“那你可知来的是谁?”

柳弦安摇头:“不知,不过应该伤得极重,否则发不出这种声音。”

声嘶力竭嗓子倒劈,不知道的,还以为浑身的骨头都被打断了——不过事实上也差不了太多。

高林穿出密林,手里牵着一条绳子,绳子上拴了一串鼻青脸肿的镖师,正是方才那伙人。而镖师的头目,则是和三名兵士一起急匆匆抬着担架,他的胳膊也受了伤,正在往外渗血。

柳弦安稍微有些诧异,一来诧异他们原来真的有问题,二来诧异高林是怎么发现的?

高林上前对梁戍道:“主子猜得没错,他们走了没多远,就想抽刀杀人。”

杀谁?杀镖师头目和担架上躺着的人。若不是高林及时出手,只怕山中早已多了两具尸体。

“多谢这位义士。”镖师头目惊魂未定,顾不得自己还有伤,跪地连连叩首,“还请各位再帮我一回,帮忙将我家少主人送往白鹤山庄,若能救他一命,我常霄汉日后定当以命相报!”

眼见这人趴在一堆乱石上,将脑门子磕得满是血印,梁戍转过身,瞥了眼树下坐着的柳弦安:“能救?”

高林万分迷惑,这能不能的,柳二公子哪里会知道。

柳弦安站起身,走到担架旁,这才看清伤者的脸,容貌稚嫩,顶多也就十五六岁,但唇色发青,脉象紊乱,比刚刚更加不如,于是抬头问:“他方才又被摔了一下?”

高林虎躯一震,稍微刮目,真能看出来?

常霄汉赶忙点头:“是。”

“不必送往白鹤山庄,摔了一下,毒气攻心,已经来不及了。”柳弦安伸出手,“阿宁,把你的药箱借我。”

阿宁一路小跑去马车里取。

柳弦安打发常霄汉去烧水,自己挽起衣袖,把伤者的身体摆正,又将头稍微垫高了些。高林看他手法生疏,力气也不大,完全不像白鹤山庄里那些能徒手接胳膊锯腿的大名医们,就从牙缝里往外挤字地问:“王爷,行不行啊,别给人活活治死了。”

梁戍道:“不必捏出这做贼的腔调,柳二公子能听到。”

高林:“……啊?”

“我不治,他肯定会死。”柳弦安回答问题时并未抬头,仍在看着伤者,“姑且一试,我猜应该和书上所写差不多。”

姑且、我猜、应当、差不多,四大要素一样不缺,高林觉得,这位不知道哪个门派的少主人可能也就交代在今天了。手下是奸细,受伤被喂毒,打斗时从担架上滚下来,现在还遇到了一个半吊子大夫,真的是要多倒霉有多倒霉。

还是盘算盘算下辈子吧。

“公子。”阿宁把药箱打开,柳弦安给银针消了毒,找准穴位的位置,缓缓往里推。他只在施第一根针的时候稍有犹豫,而后便一针比一针利索,手法行云流水,不消片刻就把面前的脑袋扎成了刺猬。

阿宁拿着手帕,替他擦了擦额上的细汗。

常霄汉在烧好水之后,就一直守旁边,虽目不转睛盯着,却完全没发现这是柳弦安此生头回看诊施针,还觉得他看起来很是胸有成竹,自家少主应当有救。于是悬在嗓子眼的心也就慢慢回到原位,又问阿宁:“不知这位大夫该如何称呼?”

“我家公子姓柳。”

“柳,姓柳?”常霄汉一惊,“莫非是白鹤山庄的人?”

“是,你声音小些。”阿宁提醒,“别吵了公子。”

“好好好,我不说话。”常霄汉几乎要喜极而泣,口中喃喃念着老天保佑,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倒是完全不紧张了。

高林抱着刀站在一旁,心说老天到底有没有保佑,现在还很难判定,没看见你家少主已经有出气没进气了吗,万一人真没了,可和我们没关系。

他正这么想着,担架上的昏迷不醒的人突然猛咳出一大口黑血。阿宁立刻高兴地说:“公子,他快醒了。”

高林:“?”

柳弦安将最后一根银针抽出来,徐徐吐出一口气:“确实不难。”

“是,柳公子医术高超,肯定不难。”常霄汉又向他深深作揖,并不知道这里的“不难”,其实是指“按书施针,果然不难”。

那按书开方子,也就一样不难。

柳家的医书都是由自己人编纂,各种症状、药理、相生相克法都写得极细,这也给了柳弦安许多方便。他很快就对症开出两张药方,一张外敷,一张内服。

趁着这个空当,阿宁也取出绷带,想替常霄汉处理一下胳膊上的伤。他先用干净的布纱将血污擦拭干净,还没来得及上药,却像是又发现了什么古怪,凑近仔细闻了闻,皱起眉道:“你自己也中毒了,没发现吗?红鹅藤晒干后点燃,散出的香气若是吸入过多,会导致身体虚软,无法聚神提气,若是常年用,和吃化功散没什么区别。”

“我?”常霄汉经他提醒,才恍惚觉得自己最近是有这么些个症状。万里镖局的镖师出门,入口的东西都要先验毒,但伤药与入寝时的室内熏香却是不会细查的,内鬼若想下手,的确有的是机会。

想起这一路的种种相处,他后背又出了一层劫后余生的冷汗。

“不过你身体底子好,不算大事,缓几个月就好了。”阿宁缠好绷带,继续说:“你家少主的毒已经清理大半,余下的,用药就能慢慢调理过来,待抵达白鹤城之后,可以去城东找康泰医馆的张大夫,他那既能住宿,也能帮着缝合伤口和煎药,至于白鹤山庄,向来只接待全国赶着救命的病患,你们就不必再去抢位置了。”

“好,神医都说了没事,那我们自然不会再与别人争抢。”常霄汉连连点头。

高林没想通,怎么搞的,这位二公子看病救人不是立竿见影挺利索?连身边小厮都能张口诌出一大段,居然都能被传为柳家历代最无能没用的儿子,白鹤山庄要求未免忒高。

担架上的人呼吸已经逐渐平顺,常霄汉又来向梁戍与高林道谢,同时提出,能不能向他们买一架小马车,或者只有一匹马也可以。

这种得寸进尺的讨要,着实不应当,但荒郊野外,他又实在找不出别的路子,也只能厚着脸皮张口。

常霄汉继续道:“在下是万里镖局的教头,受伤的是我家少主人常小秋。我们本来是奉总教头的命令,押送一批货物到清江城,不想会在伏虎山一带遭到伏击,本来我还心中纳闷,好端端的怎么会遇到一伙山贼,现在看来,或许这内外勾结的陷阱早就设下了。”

梁戍的目光往左侧一扫。

那群被高林带回来的镖师大多疼昏了过去,有几个没昏的,也是半死不活在那蠕动。对于这群人,常霄汉暂时没想好要怎么处置,按理来说,他应当把他们押送回镖局受审,问清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但现在这紧急情势,自己又实在分身乏术,正在棘手之时,突然听高林说道:“马车给你,人留下,正好我们也要去伏虎山,倘若他们当真与山贼有勾搭,还能问问话。”

常霄汉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他已觉察出对方不愿透露身份,就没有多问,但看衣着气度也能猜出必定出自名门,再加上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还能与白鹤山庄的公子同行,理应是信得过的,便道:“在伏虎山附近的木兰城,也有万里镖局的分号,倘若义士方便,在问完话后,可否将他们送到那里关押?”

高林未置可否,只是吩咐护卫收拾出一架小马车,让常霄汉驾着,带常小秋先行前往白鹤城。

柳弦安对叛徒的事完全不关心,也没听隔壁的对话。他把药箱整理好,又仔细洗干净手,觉得有些饿了,头也晕,就从包袱里取出一块糖点心,站在树下慢慢吃,不远处那伙血淋淋的、满身污物的人,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食欲。

高副将侧过头,抱起胳膊,小声对自家王爷说:“是个神人。”

梁戍面色未改,手指却几不可察地一动。

嗖!一道银光飞速没入一名镖师的下腹,打得他双目大张,嗷一嗓子喷出黑血。

搞得柳弦安外袍下摆一片狼藉。

“公子!”阿宁赶紧扯着他往后退。

高林瞠目结舌,他缓缓扶住额头,不愿多看。

虽然我们骁王府向来没什么脸面,但这种丢人事以后能不能少做。

柳弦安倒是没多大反应,他把半个点心包好,让阿宁暂时拿着,自己则是回马车换了件外袍,然后就又重复了一回洗手擦干的步骤,再接过点心接着吃。

连话都没多说一句。

高林又被这种反应给震住了。

梁戍盯着他不紧不慢的吃相,盯了半天,终于发现一件事。

这人好像不会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