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酸嘢 久桑 > 19. 第19章

19. 第19章

小说:

酸嘢

作者:

久桑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9-14

祁悦进“鲸落”快半年了,一直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新人,整天做一些文案类的工作。没想到会议上的一次“大胆发言”,让她接到了事关游戏角色形象的重要任务。

她斗志满满,连加了几天班,把榜单上的漫画全扫了一遍。从中挑选出几位风格合适的作者,将她们的代表作、粉丝量、画风都详细地汇总,制成表格。

周一,她抱着一叠资料,敲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顾总,名单我已经汇总好了。”祁悦将资料双手奉上,耐心地在一旁等待。

顾怀楚细细地翻看,在合适的几位作者旁做上标记。

在翻到某一页时,他的手顿住了。

祁悦看顾怀楚许久都未翻页,好奇地瞄了一眼,发现页面上是当前排名榜一的漫画《逐风》。

她一下子来了兴致,难道顾怀楚也喜欢这个画风?

祁悦在一旁详细地介绍:“顾总,《逐风》这部漫画目前热度很高,已经连续3周占领榜一的位置。它的作者豆本入行3年,画风细腻,情节出彩……”

祁悦是豆本的忠实粉丝,对她的履历可谓是如数家珍。

“《逐风》是她最火的作品,之前的几本漫画因为受众有限,所以人气一般。”

顾怀楚看着页面上的人设图,沉默不语。

太像了,无论是构图方式还是笔触,都和林菽的画高度吻合。

顾怀楚打开相册背景,将两幅画放在一起对比。

连神态和人物比例都很像。

《逐风》的男主角和林菽笔下的他几乎长着同一张脸。

顾怀楚的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心中隐隐生出一种猜测。

豆本,豆,菽……

他思考着这两个字之间的联系,越发坚定了内心的怀疑——这位“豆本”有极大可能性就是林菽。

“有这位作者的详细信息吗?”顾怀楚问。

“作者的信息一般不会公开,但是她的编辑没准知道。”祁悦回答道,她在心中暗暗猜想,难道顾总这就打算定下豆大了?她止不住兴奋,期待着与这位漫画家大大见面。

顾怀楚把资料递给祁悦,淡淡地说:“细化我标记的那几位,在下次会议上投票表决。”

“好的。”

祁悦抱着资料离开办公室,回到工位后,她快速翻看,果然在豆本的名字旁看到了一个不大不小、规整漂亮的圆圈。

她又对比了其他几位,发现都不及豆本名字旁的圆饱满。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顾总在画其他圆时都只是随意一笔,只有给豆本画的时候是认真的,说明顾总最看好豆本大大。

祁悦靠脑补得出了这个结论。

“鲸落”总裁办公室

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室内,给冰冷的办公室增添了一丝暖意。

顾怀楚靠在椅背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他特地下载了漫客app,发现《逐风》就在首页上,很显眼。他看了头几话,正如祁悦所说,人物形象立体,情节引人入胜,是一部好作品。

如果林菽就是豆本,他到底是该高兴还是难过呢?

开始连载的日期是在他们结婚之后,那么夏逐风和他的相似就不是巧合。

林菽在创作时多多少少参考了他的脸,说明脸对林菽来说还是有吸引力的,这一认知让他心生欢喜。

可万一吸引她的仅仅只有这张脸呢?

顾怀楚无奈地笑笑,深感他的“追妻”之路任重道远。

短信提示音响起,林菽给她发来了信息,是一张驾照的照片。

【拿到了!】

顾怀楚嘴角勾起,敲击键盘,输入两个字。

【祝贺】

他拨通助理的电话,对方很快接起。

“顾总,有什么吩咐?”

“上次让你订的车怎么样了?”

“已经到了,您随时可以去提。”

“好。”

顾怀楚挂断电话,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

书房内灯光昏暗,老式唱片机正播放着肖邦的《G小调夜曲》。

林菽营造好氛围,她裹着毛毯缩在椅子上,手上的笔快得仿佛要冒出火星子。

前阵子忙着考驾照的事,每天只能抽一点时间在漫画上,导致进度又慢了一截。读者在评论区等更新,编辑也私信催了她好几次,照这样下去,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人气也会因为更新慢而消失殆尽。

情节她早已设定好,人物也很熟悉,只是细节的处理会比较消耗时间。

林菽全身心投入,一幅幅画面在她的笔下展开。

将近8小时无休,她终于把最新话的剩余部分赶了出来。看着屏幕上的“未完待续”,她不禁感叹起人的潜力。要放在平常,画这些内容至少要三天,可现在她只用了8小时,果然速度都是被逼出来的。

林菽怕再次过度劳累,她起身舒展肢体,衣角被动作带起,露出纤细平坦的腰肢。

起了个大早去考科四,回来后又连轴赶漫画,此时她困意上涌,打了个哈欠,眼眶泛起红意。

顾不上晚餐还没吃,她躺倒在沙发上,用毯子盖住脑袋,意识渐渐模糊……

睡梦中林菽感受到身体腾空,猛然惊醒。

她睡眼惺忪地眨了眨眼,看见顾怀楚深刻清隽的侧脸,慢悠悠地开口:“你回来了?”

“怎么不去床上睡?”顾怀楚看她一副还没清醒的样子,忍俊不禁。

林菽晃了晃腿,让顾怀楚把她放下。她揉了揉眼睛,声音有些哑:“只是打算眯一会儿。”

“晚饭吃了吗?”

林菽摇头。

“就知道你没吃,我打包了鲍汁捞饭,在桌上。”顾怀楚无奈地笑。

林菽尝了一口,肉质细腻,汤汁浓郁,口感鲜美。

顾怀楚对吃的还挺讲究,每次打包的饭菜口味都很不错,她在心中暗想。

“等会儿陪我出去一趟吧。”顾怀楚提议道。

“哦,好。”林菽嘴里的鲍鱼尚未下咽,声音闷闷的。

吃完后她起身说:“等我换件衣服。”

她一回家就换上了家居服,纯灰色,款式宽松,穿着很舒服,但不适合外出。

“不用,”顾怀楚拉住她。

他拿了一件长款羽绒服给林菽裹上,俯身帮她拉上拉链,确认密不通风后解释道,“不会遇到别人。”

林菽跟着顾怀楚下楼,看见门口停着一辆冰蓝色的阿斯顿马丁,线条流畅,车身扁平,如同吸盘牢牢得吸在地面上。

“接着。”顾怀楚走到车边,把车钥匙抛向林菽。

林菽准确无误地接住,她一脸惊讶:“送我的?”语气中带着些许不确定。

顾怀楚点头,路灯下他的眼睛似蕴含着万千星辰,隐隐带着笑意:“提前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

林菽若有所思。

“在想什么?”

“在想,我给你的礼物好像买便宜了。”

“这又不是等价交换,”顾怀楚闻言失笑,“喜欢吗?”

“嗯,很喜欢。”林菽回答得坦然,但内心却在为顾怀楚的下一个生日发愁,照这个标准她下次岂不是要送房子。

林菽坐上驾驶位,顾怀楚在导航上输入地址,对她说:“就去这儿。”

因为是不熟悉的路,林菽全程开得很谨慎,硬是把跑车开出了拖拉机的架势。所幸一路上都没什么车,没有遇到被鸣喇叭催促的情况。

远离市区,道路开阔。没有霓虹彩灯的点染,天色也暗了许多。听着窗外呼啸的风声,林菽的心莫名静了下来。如果不是气温过低,她甚至想打开窗户,吹吹夜风。

导航的目的地是一片别墅区,别墅依山傍水而建,生态环境极佳。周围一圈是商场和医院等便民设施,交通便利,却又不像市中心那般嘈杂。

外观设计是很经典的白墙红瓦,被大片的绿化园艺包围,昏黄的灯光下,带着朦胧的梦幻感。

“院子的土壤前阵子找人来翻过,你可以种喜欢的花或蔬菜,”顾怀楚带她逛前院,“那儿有个秋千,天气好的时候能躺着晒太阳。”

顾怀楚牵着她走到后院,后院是一个家用游泳池,池边摆放着躺椅和阳伞。

“游泳你就算了,”他嘴角带着玩味的笑,“不过你可以坐那儿看我游。”

林菽没有反驳,她眉眼弯弯,神色温柔。许是被灯光的氛围感染,她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仿佛置身梦境。

最后顾怀楚打开大门,客厅中央的吊灯亮起,整个空间以奶咖色系为主色调,部分区域穿插原木色,灯光柔和,营造出自然温暖的氛围。

“这是婚前我自作主张敲定的,”顾怀楚解释,“但软装的部分我希望按照你的想法来。”

林菽看着与公寓大相径庭的装修风格,明白顾怀楚在定方案时也有将她考虑在内。

“好啊,”林菽嘴角噙着笑,她挑眉,“装成什么样都可以?”

“自然。”顾怀楚看着她眉眼间的笑意,心想,她说什么都可以。

“那我要在这儿装一面投影墙,等你下班以后一起打游戏、看电影。”

“在沙发边支一个架子,里面堆满我们的漫画和书,这样我躺着就能拿到。”

“还有,要在楼梯那儿摆一架钢琴,三脚架的,你做饭的时候我可以给你伴奏。”

……

顾怀楚看着她眼底的光亮,心底的空缺被填的满满的。

她在规划彼此的未来,在她的畅想中,每一处都有他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