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你是在吃醋吗 苏芒 > 第 18 章

第 18 章

小说:

你是在吃醋吗

作者:

苏芒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12-07

今天天气不错,白天阳光好,晚上气温也有回升,连夜里的风都是暖洋洋的,吹在身上很舒服。

刚运动过,又冲了个热水澡,一天的疲惫拂去,走回学校的路上,陈星河舒适又惬意。

他头发吹了半干,微湿的额发耷拉着,整张脸显得比平日里多了几分少年感,还像个高中生。

“哎。”陈星河一只手懒懒地往江盛祠肩上一搭,“我帮你解决了搭讪,你怎么不谢谢我?”

江盛祠瞥他:“你要我怎么谢?”

陈星河目视前方,唔了声,还没想好。

江盛祠余光扫到不远处一家奶茶店,侧过去看了眼 ,问:“喝奶茶吗?”

这条路上多是咖啡馆、书店这种比较有雅致的店,这个点基本都已经关了门,仅剩一些西餐厅,晚上供应酒水,隐隐有灯光和音乐/透出来。

安静的夜色里,陈星河一侧头就看到了那家为数不多还开着的奶茶店,明亮的灯光风格独树一帜。

“喝吧。”陈星河点了点头。

这家店的柠檬水比较出名,江盛祠不爱吃甜的,点了杯柠檬水。陈星河平常辣的、甜的,都喜欢吃,扫了一圈菜单,点了杯芝芝莓莓。

拿到手,陈星河喝了两口,眼睛瞄向江盛祠的柠檬水:“好喝吗?”

江盛祠自觉地把柠檬水给他递过去,陈星河凑过去,就着他的手喝了两口。

清淡的酸甜,没有芝芝莓莓那么腻,很爽口,就适合这样的夜色里喝。

“你喝我的吗?”陈星河眨了眨眼,把手中的芝芝莓莓递过去。

江盛祠眼睛往下一瞄,笑了声。

这时一辆小轿车停到他们旁边的马路,车里的人摁下了车窗,将手搭到窗边:“嗨,两位帅哥,真巧。”

陈星河循声望过去,就见健身房里跟江盛祠搭讪的男人妆容精致地坐在车里,笑得一脸暧昧地看着他们。

“去开房?”男人嘴唇勾着,“要不要载你们一程?”

他像是故意的,说话时,视线毫不遮掩地扫在江盛祠身上,甚至大胆地往他腹肌以下瞄,眼神暧昧,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陈星河不自觉跟着他视线也往下扫了眼,被一旁的江盛祠发现,轻敲了下他额头。

“不用。”江盛祠冷淡拒绝。

“看看怎么了。”陈星河低声嘀咕,拍开他的手,眼睛还故意往下瞄,“谁没有一样。”

不就大了点,了不起?

……确实了不起。

男人像是对他的态度不满,看了他两眼,直接敞开天窗说亮话:“帅哥,我看你长得挺帅的,尤其身材,特别符合我口味。不如跟我吧,我养你,以后你的开销我包了。”

陈星河笑着扬了下眉,看戏的眼神瞥到江盛祠脸上,就差在一旁吹口哨了。

他估计江盛祠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调戏,嘴角噙着幸灾乐祸的弧度。

察觉到他戏谑的眼神,江盛祠垂眸扫了他一眼,与他对视两秒,嘴角忽然意味深长地勾了勾。

“抱歉。”江盛祠抬起眼,看向车内的男人,唇角微勾,语气散漫:“我男朋友可能不乐意。”

陈星河扬了扬眉:“?”

你男朋友谁?

“男朋友?”男人狐疑地重复了一句,瞄了眼他旁边的陈星河,“你俩不是才在健身房认识?”

“……嗯。”江盛祠淡淡应一声,眸光一垂,在陈星河那张还没来得及跟上节奏的脸上扫过,“刚认识,我对他一见钟情,所以当场表白了。”

陈星河:“……”

你他吗真能扯。

“是吗?”男人显然不相信,眼神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嘴角轻扯了下,“你们耍我呢吧,你们俩是同学吧?一早就在那演戏故意调戏我呢。”

“没。”江盛祠语气淡淡的,说得跟真的似的,“在等他答复。”

陈星河:“……”

陈星河意外地瞥他。

他们认识这么久,江盛祠几乎没怎么撒过谎,以前陈星河让他帮忙撒点慌瞒着老师,他都不愿意配合。

现在倒是撒得脸不红心不跳的。

男人看看江盛祠,又看看陈星河,像是不想继续在这自讨无趣,一脚油门离开了。

等他一走,陈星河嘴角微勾,眼神意味深长地瞥江盛祠:“哟,不赖啊,你还挺会装。”

“嗯。”江盛祠低下眼看他,谦虚地应一声,“跟你说的。”

陈星河:“……”

陈星河眯了眯眼:“几个意思?我什么时候经常骗人?”

“没。”江盛祠笑,眼睛一垂,冲他的芝芝莓莓抬了抬下巴,转移了话题,“还要换吗?”

在他们说话时,陈星河看戏看得投入,喝了小半杯,都忘了这回事。

“换。”陈星河把芝芝莓莓给他递过去,接过柠檬水。

刚喝了半杯芝芝莓莓,这会儿喝柠檬水十分解腻。

有热闹看,有兄弟在,有柠檬水喝,有好戏看,陈星河舒服得喟叹了一声,感叹夜色美好。

江盛祠喝了两口芝芝莓莓,瞥他一眼,唇角浅浅勾了下:“走吗?男朋友。”

陈星河闻言瞥过去,边与他并肩往前走,边说:“你再占我便宜试试。”

昏黄的路灯将他们并行的双影拉长,嬉笑说闹的声音漫进夜色。

-

最近的天气阴晴不定,白天还是艳阳高照,到了晚上就突然冷下来了。

今天江盛祠晚上有课,陈星河没课,张云帆昨晚就提前约了他一块去操场玩游戏。

反正一个人在宿舍也无聊,陈星河就想着跟他一块去了。

他以为今天天气好,白天只穿了一件T恤,晚上也没回宿舍拿衣服,就直接去操场跟张云帆他们汇合了。

结果游戏没玩多久,在操场吹了大半个小时的风,把陈星河冻得瑟瑟发抖。

还好江盛祠下课及时赶了过来,给他送来了温暖。

江盛祠是从机房过来的,刚到就见坐在操场上的陈星河连续打了两个喷嚏,直接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往陈星河身上一兜。

衣服上还带着他温暖的体温,罩在身上瞬间就暖和了不少,陈星河一把抓下衣服,一边吸鼻子一边往身上套。

旁边坐着的女生见状来回在他们身上扫过一眼,问:“江盛祠,你是特意来给陈星河送衣服的吗?”

江盛祠看向她,礼貌地点点头:“嗯。”

这时陈星河旁边的男生也主动让出座,往旁边挪:“来来来,学弟,你坐我这。”

江盛祠道了声谢,也没跟他客气,直接往陈星河旁边一坐,坐下就侧头看他。

陈星河估计有点感冒了,缩在江盛祠的衣服里还觉得冷。眼皮懒懒地耷拉着,面上无精打采的,不时就打一个喷嚏。

察觉到江盛祠的视线,他眼睛往旁边一撇,眼尾也泛着点红。

确实有感冒的迹象。

江盛祠眸光淡淡垂着,抬手摸了摸他额头,温度还好。

他盯着陈星河那张因没什么精神而显得比平日里看起来好欺负的脸看了半晌,问:“你是不是感冒了?”

陈星河看着他,摇了摇头,紧跟着下一秒就打了个喷嚏。

与他对视两眼,江盛祠直接抓着他起了身,礼貌地朝大家告别:“不好意思,陈星河可能感冒了,我先带他回宿舍。”

大家见陈星河确实脸色耷拉着,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关心了几句,也没多说,礼貌地跟他们挥手告别。

陈星河裹紧了江盛祠的外套,没走几步路,就听到后面有人哀嚎说,太可惜了,两位大帅哥难得肯来,这么好的机会她们竟然没抓住。

然后张云帆笑着回了一句,你抓不住他们,可以抓我,我跟他们一个宿舍,一样的。

陈星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音里还透着重重的鼻音,引来了江盛祠的视线。

“你听到他们说什么没?”陈星河好笑地说

江盛祠没答,像是对此毫不关心,抬手摸了摸他额头。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温度有了明显的上升。

确实是感冒的迹象。

见陈星河瑟缩着肩膀,江盛祠问:“冷吗?”

陈星河点点头:“吗的,这天说变就变,一点都不讲道理。”

江盛祠看他两秒,将他拉到身边来点,想把自己的体温传给他。

“这么冷为什么不回宿舍?”江盛祠垂眸扫过他微微泛红的鼻尖,“陈星河,你是不是傻?”

“谁知道啊。”陈星河又打了声喷嚏,鼻子有点痒,抬手揉了揉鼻子,“我平常身体素质这么好,这么一点风,我以为我能扛过去的。”

“你身体素质好?”不知想起什么,江盛祠轻笑了声,“高中没事就让自己淋个雨,发个烧,你这叫身体素质好?”

见他提到自己丢脸的事,陈星河木着脸,瞥他一眼,鼻音很重地说:“我那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江盛祠眸光低垂着,嘴角轻勾了下,大约是看他这幅样子好欺负,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故意走不动路,要我背你?还是故意要我把你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