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在警视厅当怪谈之主 Cayer > 祝你们好运

祝你们好运

小说:

我在警视厅当怪谈之主

作者:

Cayer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12-07

【我没看错吧我没看错吧,爹咪是不是eng了(小脸通红)】

【别说爹咪,我看得也jier梆硬啊,主播这脸这身段,真是绝了!】

【要是再来一句“我只是比较擅长勾引小chu男”,这波将会是绝杀,主播还是不够狠】

【好大,不是,啊啊啊啊啊主播怎么关闭发言功能了,你这是独/裁%$#】

一堆乱码过后,眼前豁然开朗,世界清净了。

“需要时间平复一下吗?”万里川知凛贴心地询问。

孔时雨在一旁疯狂憋笑,他什么时候见过伏黑甚尔这样吃瘪的场面。

伏黑甚尔怒极反笑,每一个字都带着发狠:“不、必、了。”

“既然你有办法,那就让我见识见识。”

万里川知凛正想说些什么,腰腹却突然感受到一股向下坠的力道,还有一阵冰凉滑腻的触感从手臂上传来,似乎有什么看不见的生物在他身上爬。

这些感觉都并不是特别明显,但万里川知凛比较敏感,每次感觉袭来,就如同触电一般寒毛竖起。

咒灵,这两个字出现在他脑海中。

渡鹤西鸟的治疗能力并不属于咒术范畴,所以他并不是咒术师,甚至不能拥有一双能看见咒灵的眼睛。

但这块,可是咒灵与咒术师分庭抗礼的地方。

但如果是咒灵,伏黑甚尔怎么可能没有反应,难道是想看他的笑话吗?

很不巧,伏黑甚尔出现的时候弹幕只顾着发花痴,没有给万里川知凛传递到伏黑甚尔还有一只用于储存武器的咒灵宠物这条讯息。

伏黑甚尔却将万里川知凛身上发生的画面看得一清二楚,巨大的肉虫如同藤蔓般缠绕着青年纤瘦的躯体,丑陋的吸盘从他漂亮的脸颊上擦过,两只外凸的大眼睛被蛛网般的红血丝所覆盖。

丑宝缠在伏黑甚尔身上的时候伏黑甚尔从未感到过奇怪,现在换了一个人紧紧包裹,因为呼吸不顺而微微蹙眉的漂亮青年与面目狰狞的怪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却不令人厌恶,反而让美人多了几分惊心动魄的诱惑力和性/感。

面对这张脸,连桀骜不驯的伏黑甚尔也难以说出一句诋毁的话。

他握起天逆鉾伴着凌厉的破风声挥到了万里川知凛颈间,只要再进一寸,便能血光乍现。

这个举动看似是在威胁万里川知凛,实际上天逆鉾也同时抵在了丑宝的腹下要害处,锋利的尖端已经捅进了咒灵的皮肉里,奇异颜色的血液顺着武器滴落成了一条线。

伏黑甚尔是在用疼痛唤醒神志不清的丑宝,他现在算是明白了,这家伙即便没有咒力,也绝对拥有其他的特殊能力,不然怎么可能仅凭一张脸就让丑宝变成现在这副丢人的模样。

连咒灵都能为之着迷,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要是敢骗我,你就死定了。”伏黑甚尔凝视着万里川知凛灰黑的双模,天逆鉾捅得更深了些,洒了他满手血。

丑宝吃痛,无声嚎叫了两下,不情不愿地从万里川知凛身上撤离,慢吞吞攀上伏黑甚尔坚实的手臂。

“不会的。”腥臭的气味在鼻尖飘过一瞬就消散,万里川知凛感觉身上一轻,咒灵应当是离开了。

他瞥了眼未伤自己分毫的天逆鉾,也猜到是伏黑甚尔干了什么才让咒灵离开的,不过他并没有什么要道谢的想法。

“孔时雨先生,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孔时雨不明白万里川知凛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但还是老实回答了:“月初刚过。”

“那你介意再过一次吗?”万里川知凛笑盈盈问。

“啊?”

***

五百日元一晚的便宜宾馆,三人顶着前台小姐狐疑又震惊的目光,拿着房卡走楼梯到了订好的单人房,还是最偏僻的那一间。

伏黑甚尔和孔时雨关系其实没有那么好,顶多只能称得上一句普通朋友,会跟万里川知凛走这一遭主要还是因为想找到那个尖刺怪物。

然后亲手碾死它,不会再让它逃第二次了。

他臭着脸,宽大的手拎着一个奶油蛋糕。

蛋糕是在街边随便买的,价格不便宜,但闻着就齁,也不知道往里加了多少砂糖,蛋糕上还插着一个卡通人物的纸片。漂亮青年说他们只是演一场戏把尖刺怪物引出来,这个蛋糕之后用不上,谁家有孩子就谁带回去给孩子吃吧。

伏黑甚尔原本不想理会,但看见蛋糕上厚得像雪一样的糖霜时,莫名想起了不知道落在哪个女人家里年仅四岁的儿子,便鬼迷心窍地拿起了蛋糕。

但现在,他有些后悔了。

反正他也打算再把儿子晾两星期。

万里川知凛首先占领了床铺,“你们应该还不知道尖刺怪物是种怎样的生物吧?”

孔时雨点头,伏黑甚尔放下蛋糕,抱手靠墙。

“准确来说,它是怪谈的一种。像是裂口女,如月车站,人面犬这样的都市恐怖传说也同样是怪谈。他们的出现往往会遵循一定的规律,我将之称为‘规则’,所以,怪谈是依照规则运行的。”

“而尖刺怪物,也就是骨刺,它既会随机挑选猎物,也能被召唤出来。”万里川知凛将召唤规则简略讲了一遍。

“总而言之,你想夺回自己的骨头,最快的方法就是找到骨刺,并在笼中鸟游戏中夺得胜利,再向它许愿归还耻骨。”

“由于某种原因,我不能出现在骨刺面前,所以笼中鸟就只有你,这位伏黑君和骨刺三名玩家参与,百分之五十,你应该不会猜错吧?”万里川知凛对着孔时雨说。

他都已经把考试题目提前透露出来了,再错就不礼貌了。

孔时雨咽了一口唾沫,有些紧张:“我尽量。”

嘱咐完孔时雨后,万里川知凛再把头转向伏黑甚尔,“伏黑君,等游戏结束的时候,不管孔时雨君是死是活,都要尽量拖住骨刺,好吗?”

这次他的目的不是为了抓捕骨刺,因为即使抓住了骨刺也不会跟他走,他是要通过观察一次骨刺完整的运作过程,找一些能帮助判断骨刺心结在哪的线索。

说来也有点讽刺,身为原作者,万里川知凛居然对骨刺的执念一头雾水。

他明明倾注了很多心血,到头来却一无所知。

伏黑甚尔嗤笑,“拖住?我会直接干掉它。”

规则算什么,他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有本事来单挑。

“有空担心我,还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伏黑甚尔打量了两眼万里川知凛脆弱的小身板,恶意满满:“不会到时候要用你那不知廉耻的能力让骨刺饶你一命。”

他还在记恨万里川知凛让他在大庭广众下石更了的事。

“这就不劳烦伏黑君你操心了,而且不要误会,我并没有担心你的意思。”万里川知凛走到门边,眼睛弯成了月牙,“我有家室,且有男德。”

他举起手摆了摆,“祝你们好运~”

房门关闭。

万里川知凛重新打开弹幕,他庆幸直播间不仅能以主播视角直播,也能直播其他地方的情况,只要他不要离那个地方太远就可以了。

于是万里川知凛特意订了另一间房,并通过手机监控伏黑甚尔和孔时雨的情况。

被怪谈利用规则惩罚成功的人类身上都会留有怪谈的印记,这个印记就相当于怪谈的导航,所以拥有印记的人类召唤怪谈也会更加容易。

【呀!看看我发现了什么!又可以和主播斗智斗勇了!】

【憋死我了!刚才去吃了个饭,现在进展到那一步啦?爹咪得到知凛老婆的联系方式了吗?】

【回前面,别说联系方式,连名字都还不知道呢,知凛老婆也真是坏坏,别人的信息套了一大堆,自己的捂得这么严实】

“哪有?”万里川知凛为自己伸冤,“他们不问,我也不说,这不是很正常吗?”